第69章 安如意(1/2)

加入书签

  “爷爷。”紫衣美女开口道:“这白棋的大龙在此棋失一招,可惜了。”说着微笑望着安重,一双秋水碧波荡漾。

  安重坐到棋盘边上,对眼前的紫衣美女似乎很是怜爱,笑道:“你这鬼精灵的丫头又有什么高见?”

  紫衣美女温柔的笑道:“爷爷,这许多年我都没见过你的大龙被人家拦腰斩断。月儿倒是想见见能斩断爷爷大龙的高手呢。”这紫衣美女是安重的孙女,名如意。

  仔细看了看棋盘,安重把那颗下错的棋子轻轻向旁挪了一个位置,一条本已被斩断的大龙竟然瞬间活跃起来,黑棋在他这一挪之下,显得岌岌可危。

  “此人的确是高手,懂得因势利导。哈哈,不过想赢你爷爷也没那么容易。”安重看着棋盘大笑道。

  安如意眯起一双美目,看着爷爷,这许多年,她可从未见安重如此高兴过。每日里都守着这残魂棋馆,即使日子过的在艰难,形式再严峻,安重的表情从未有过波动,仿佛雕刻出来的老脸表情始终如一。可是今天,安重仿佛换了一个人,看着棋盘的眼神中透出一股子狂热劲儿。

  安如意心中一动,莫非那件事儿被老爷子做成了?她带着疑问的目光刚刚看向爷爷,就听他立刻哈哈笑道:“小丫头,你别问,只听我安排就好。”

  “是,孙女听爷爷的。”安如意微笑,自幼他就很听爷爷的话。爷爷让她习武,她就练到最好。爷爷让她读书,她学富五车。爷爷喜欢吃烧饼,她经常亲自去姚家烧饼店买来。在安月的心目中,爷爷是个至高的存在,在这个残魂棋馆中,只有爷爷的话,安如意毫不怀疑的照做。

  “如意,我们要下一盘棋。你要……”安重靠近安如意耳边,小声嘀咕道。

  安如意绝美的脸上先是露出不快的神情,但很快一双美目之中散发出了光彩,脸色也好了很多。她重重的点了点头,从残魂棋馆的小门悄然离去。

  送走安如意,安重站在后院的老树下,望着咸阳蔚蓝的天空,嘴里喃喃的道:“这个天下到底会是谁的呢?”旋即摇头哂笑了一下。在他心中,这已经没有区别。

  一日如白驹过隙。

  偌大的咸阳宫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虽然天气渐寒,但早起打扫宫殿的阉人内侍丝毫不敢偷懒。

  自二世皇帝除掉了赵高之后,吃穿用度大幅缩减。很多宫女内侍被遣散出宫,嫁人的嫁人,回家的回家。留下来的,都是忠于皇帝,不愿离开皇宫的。

  在偏殿的厢房中,几个卫士和内侍从寅初时刻就开始侍奉早起的二世皇帝。丞相冯去疾更是在寅末卯初的时候就早早觐见,一直在偏殿和皇帝密探,就连早饭都是陈甲亲自送进去的。

  偏殿之中,一盏油灯刚刚被在内侍奉的宫女熄灭,灯捻上兀自冒着青烟。

  胡亥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在殿中一边踱步一边锤着自己的后腰,说道:“听丞相所言,这夏无沮应该没有问题,的确是‘秦魂’的成员。残魂棋馆看来可信。”

  老丞相冯去疾垂首道:“不错,老臣的确看不出破绽。且夏无沮对大秦忠心耿耿,当年‘秦魂’死的死走的走,只有他被始皇帝留下,足见始皇帝对他的信任。”

  “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