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朱家觐见(2/2)

加入书签


  想到这,胡亥说道:“优旃,你给朕传旨,蔡轴造纸有功,赏五大夫爵位,世袭。”

  将作监不过是个官职,赏了爵位就不一样。有了爵位就是贵族中的一员,无论有没有实质性的官职,都有自己的食邑。这个赏赐不低,对于将作监的人那是从未有过的殊荣。

  优旃拿了旨意,乐呵呵的去宣不说。蒙毅这里还有一些小的事情要胡亥做主,一一说了之后,胡亥通通同意。

  就在这时,陈甲在武信殿外高声奏报。

  今天不是陈甲当值,从校军场回到武信殿之后,他就出去。这时回来奏报能有什么大事儿?胡亥让内侍传陈甲进来。

  陈甲快步走进武信殿,和蒙毅点头示意之后,给二世皇帝胡亥施礼说道:“皇上,刚刚朱家来找过臣,让臣面见皇上,为他求一次御前跪奏的机会。”

  “这朱家是个豪杰,你告诉他,朕可以见他。”对于江湖豪士,胡亥很有兴趣。

  “回皇上,他现在就等候在咸阳宫外。”陈甲眼角带着笑容,跪奏道。

  “他倒是来的快。你叫他到咸阳宫的偏殿中等候。朕一会儿就过去。”本来胡亥想让朱家来武信殿。可转念一想,这武信殿是朝廷议政之地,庄严肃穆,一个江湖豪客还没资格进入武信殿。

  和蒙毅敲定了三军给养的每一个步骤,又对黄河渭水的灾情进行了分析之后,胡亥才起身赶往咸阳宫偏殿。

  这个偏殿不大,坐落在咸阳宫入口处的甬道旁边。

  屋中一个豹头环眼,身穿蓝色长衫的大汉正和陈甲寒暄,在他身旁的桌上放着一个大木盒子。

  内侍一声“皇帝驾到”之后,陈甲带着大汉起身,跪伏在门旁。

  胡亥扫视了一眼,看到陈甲身边的大汉,知道他就是朱家。脸上带出一丝笑容说道:“你是江湖人,受不得这朝堂的约束,不跪也罢。”

  朱家是江湖中的老手,怎么可能僭越非礼。连忙磕头,口中谢罪之言不绝。

  胡亥进殿,安坐在桌案后面,示意陈甲和朱家起身。

  朱家起来之后,拿起他带来的盒子,再次跪下,说道:“黔首朱家,违禁贩卖私盐,属下还冲撞皇帝。今日小人带着他的首级来请皇上恕罪。”

  说着,他一下打开木盒,里面赫然露出一个五十岁左右老者苍白的脸。看样貌倒是和那黄先生有几分相像。

  这头颅正是黄先生哥哥的,他给哥哥当管家,冲撞了二世皇帝却害的他哥被朱家割了脑袋。

  “果真是江湖习气,竟然敢把这头颅带到大殿之上,还不快快收起。”一旁的内侍喝到。

  朱家忙把木盒盖上,说道:“小人不知宫中规矩,请皇上莫怪罪。”

  胡亥摆了摆手说道:“不过一个人头罢了,难道还吓唬住朕不成?难得你有这份为国为君的心思。给朕说说你的私盐都往哪里贩卖。”

  见这小皇帝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朱家心中暗赞。他一个江湖老大,素来天不怕地不怕,却对这个皇帝有了一丝敬畏。

  这一丝敬畏来自于胡亥以雷霆手段,果断除掉赵高,来自于叔孙通之前和他的描述。

  朱家一五一十的把他贩卖私盐的事儿说了一遍。他没说一句假话,而且说的很详细。

  个人永远斗不过朝廷,如今朝廷知道他贩卖私盐没有定罪,那就是他朱家还有利用的价值。

  久在江湖的朱家,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他现在只等胡亥提出要求,不论什么他都会答应,并且全力做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