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朝议(1/2)

加入书签

  公子高,确切的说叫赢高,是胡亥的哥哥。

  自从胡亥登基以来,所有的三十几个兄弟姐妹全部被他以各种理由杀死,目前只余公子高一人。

  朝堂之上,一群大臣看着公子高。有的摇头叹息,有的幸灾乐祸,有的鼻观口口问心如老僧入定。百般情态中就是没有一个敢于站出来给公子高求情的。

  原本高大威武的公子高此刻却长跪在大殿中央,等着胡亥准许他殉葬的请求。公子高心知肚明,只有自己请死才能保住妻儿老小。

  “陛下驾到。”一个公鸭嗓子的阉人高声呼喝。

  朝堂下的大臣立刻黑压压的跪成一片,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跟着就是小鸡叨米似的一通叩头。

  胡亥就在众人的跪拜中昂首阔步的走到龙椅前,一摆袍袖很潇洒的坐在上面,一双眼睛烁烁有神的扫视了一下周围众臣,沉声说道:“平身。”

  众臣齐声高呼:“谢万岁。”呼啦啦的都起身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只有公子高一人身着黑衣,依旧长跪在大殿中央,额头紧挨着地面的青砖,诚惶诚恐。

  “堂下所跪何人?”胡亥问道。

  公子高深深叩首,刚要答话。一边的赵高立刻抢先说道:“回陛下,这乃是公子高殿下。”

  胡亥不满意的扫了赵高一眼,沉声说道:“公子高?你不在府里呆着,跑这干嘛?”

  这句话一出,朝堂上的众位大臣立刻半数开始窃笑。这个昏君每月上朝一两次,每次都是忘记上朝干什么。这几天公子高请求殉葬的事情已经闹得公卿大夫人尽皆知,都道是胡亥赶尽杀绝,自残骨肉。

  赵高见胡亥在朝堂上说出这样的话,脸上深沉,心中却暗暗着急,两人刚刚在咸阳宫中才说过这件事儿,没想到这个昏君一转身的功夫竟然给忘记了。

  赵高忍不住立刻接口说道:“陛下,公子高是来请求殉葬先帝。”

  胡亥夸张的一拍自己的脑袋,连声说道:“哎呀,赵师,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

  在众位大臣暗暗的讥笑中,胡亥眼睛想公子高一瞟说道:“你可是真心要追随父皇?”

  公子高心下一冷,知道这个昏君真的要准许自己去陪葬先帝,此时骑虎难下,只好勉强点头说道:“臣长思先帝在世时的百般好处,却不想未尽人伦之道,父皇已然仙去。臣希望追随父皇,聆听他的教诲于地下,敢请皇上准许殉葬父皇,让臣得以朝朝暮暮聆听教诲。”

  “哈哈哈哈”胡亥在朝堂上发出一阵极不相称的大笑,他一边笑一边擦着眼泪,指点着众臣说道:“你们,你们说说看法?”

  胡亥的白痴在大臣中早就出了名,对于他如此表现众人早都见怪不怪。

  赵高第一个排众而出,微微躬身施礼道:“公子高孝感天地,皇上应该昭告天下,立为表率。”他早和胡亥说过,先帝的诸位公子对胡亥继承帝位颇不满意,暗中准备谋反。这些日子胡亥也按照他的意思杀光了除公子高在内的所有兄弟姐妹。今天这个机会,刚好除掉公子高。

  公子高请求殉葬,赵高已经和胡亥说好,让他直接答应就好。没想到这个白痴皇帝竟突然变卦,要听听朝臣的看法。所以赵高提前表态,让那些不开眼的朝臣都明白自己的意思。

  果然,他话音刚落,立刻有人说道:“作为先帝之子,公子高的确为天下表率,请皇上厚葬。”他这话已经视公子高为死人。

  站在武将后列的咸阳令阎乐也迈出一步说道:“臣敬佩公子高,愿陪他走完最后路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