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私盐贩子(1/2)

加入书签

  不过片刻,小店之外传来车马之声。更有大队穿着黑甲的咸阳宿卫军队封锁了整条街道。

  这条街上的各家酒店何时见过这种阵仗,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一队衣甲鲜明,锋刃泛寒的卫士直接把“闷倒驴”酒家围起。

  一辆只有皇家才能用的龙辇停在了闷倒驴老店的门口,一个健壮的卫士飞身而下,单膝跪倒在地,高声说道:“臣等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请皇上恕罪!”所有甲兵齐声高呼。

  胡亥一愣,他出来之前,并没有如此安排。待看到一旁的陈甲,心中突然明白了。定是陈甲怕自己出来有风险,才悄悄的这样安排。

  臣子的一片好心,胡亥不能不领情。不过此番劳师动众,惊动了几乎半城的百姓,这就不是他的初衷了。

  回头看了看店中呆立的老板和小二,胡亥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这小店儿的酒不错。”

  他没在多做停留,这种引人注目的事儿胡亥不喜欢。虽然作为皇帝,他注定被所有甲兵大臣注目,但这种注目他不想在微服私访时候也发生。

  直到秦二世的车架远远离去,善后的军兵帮店老板打扫完几个匈奴人的尸体之后,那老板还呆立在小店儿门口。

  半晌,店小二用手捅了捅老板的肋巴扇子,磕磕巴巴的说道:“这是二世皇帝,我们家来了皇帝。”

  被店小二一捅,老板才反应过来,这是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怎么就那么傻呆呆的站着。他连续抽了自己两个嘴巴,突然间灵光一闪,向屋中跑去。

  小二跟着老板来到屋中,只见那桌子上摆着刚刚胡亥用过的墨和毛笔。一张羊皮纸上更是写着几个颇有风骨的大字:斩胡楼。落款是‘大秦二世’。

  老板看到那落款之后,眼睛瞬间放亮,连忙摆手说道:“快,快请匠人裱起来,这可是金字招牌。”

  小二听了,立刻上前,伸手去拿那羊皮。却被老板一把拉住,说道:“拿什么拿,快去请匠人,这宝物不能离开这屋。”

  那小二立刻转身向外跑去,身后传来老板激动的声音:“顺便到北城最有名的墨府请几个工匠,咱们家要重新修葺一翻。”

  小二答应一声,那老板看着小二的背影,怒吼一声秦腔,瞬间觉得风轻云淡,天高水蓝。

  此时的秦二世皇帝已经坐着车辇回到了皇宫。

  一路上他已经知道这些兵马都是陈甲怕护卫不周,早就安排好的。除了陈甲等几个明面保护的卫士之外,还有混迹于百姓中的便衣卫士。当那匈奴人进酒楼生事的时候,便衣卫士就已经把消息通告给不远处的大队人马。

  回想一下整个过程,胡亥暗叹一声,怪不得后世的康熙皇帝六下江南给百姓生活带来极大压力。怪不得乾隆皇帝微服私访被后人所不齿。

  身为帝王,动一下就如同蝴蝶效应一般。可能引起多少百姓倾家荡产,劳民伤财。

  “今后,为民生计,不能任性而行。”胡亥放下手中的奏折,长叹一声。怪不得古代贤明帝王自称孤家寡人。若真是事事时时为天下黎民,的确需要这样耐得住寂寞的胸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