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相见恨晚(1/2)

加入书签

  闫三儿眼睛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说道:“想要糊弄冒顿,也不是不能。我知道嗅香楼里有一个姑娘。还不大的时候就因为她的胡人老子做生意,陪了本钱,把这女孩买到了嗅香楼。如今出落的还不错,客人也接了许多。最妙的是这个胡人女子小时候还高鼻梁深眼窝的。可如今竟然出落的和咱们秦人很相似。”

  胡亥听了,差点儿笑出声来。闫三儿这主意太损。堂堂的匈奴大单于,历史上有名的冒顿前来和亲,他竟然想出了用妓女糊弄的招法。

  如今匈奴的使臣就在咸阳城内住着。指不定已经到嗅香楼去嫖过。闫三儿这个说法虽然可行,也不失是一个侮辱冒顿的好办法。

  “这样,你先到嗅香楼去,问问老太太,最近有没有胡人去过。”胡亥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不怪那些言官们闻风奏事。

  闫三儿已经贵为侯爷,老妈竟然还在干那卖肉的行当。更离谱的是自己这个皇帝竟然也关心起了青楼的嫖客有没有胡人出没。

  闫三儿大脑袋摇晃的和拨浪鼓一样,说道:“不可能,我老娘最讨厌胡人。那帮人太生性,我小的时候经历过一次胡人把姑娘干坏了的事儿,从哪之后,我老娘就说过胡人与狗,概不接待的话。”

  胡亥不禁为闫三儿他老娘点赞。就冲他老娘这句话,给个诰命都不算太过。

  一边的秦穆自打听闫三儿说了那个自幼在宫中长大的胡人女孩儿,心思就没停过。

  胡亥指着秦穆说道:“瞎想什么呢?朕知道你有些江湖手段。韩谈他们也懂。但有些事儿不方便让大内侍卫总去办。你就和建军侯走一趟。今晚就把那个胡人女子给朕弄到咸阳宫里来。”

  秦穆和闫三儿听胡亥这样说,嘴巴都掉了。

  闫三儿更是咽了一口唾沫说道:“陛下,胡人女子的****是挺大,可身上总也有一股去不掉的膻味,而且被嫖客嫖的那地方也有些松……”

  不等他说完。胡亥恨不得拿着龙案上和氏璧雕刻的玉玺砸过去。这个混蛋竟然以为自己要嫖嗅香楼的胡人女子。

  “朕他娘的是要给这女子伪造个皇室的身份。这样才好瞒天过海,让匈奴的使者放心。你俩就不是啥好东西。建军侯和秦穆各自罚俸禄半年。”胡亥雷声大雨点儿稀的象征性处罚了两个家伙。

  “这事儿今晚上让秦操办。我把家将留在了沛县,给新上任的县令帮一段时间忙。刘邦死了,哪里应该消停许多。”秦穆说道。

  他其实也是刚刚从沛县回来。胡亥把那个曾经和方儒对峙的方卫派到了沛县。而秦穆这个少国公则回到了咸阳。

  “嗯,这次和匈奴和亲,恐怕还是要有使者团的。不管嫁出去的是谁。总是在咱们大秦的土地上生活了小半辈子。该有的风光还是要有。只是这女子需要调.教。出去之后不能把咱大秦的底儿泄露出去。”胡亥最担忧的就是这胡人女子出去了就说自己不是公主而是个婊.子,那就麻烦。说不定双方战火再起也不是不可能。

  秦穆少有的脸色一红说道:“陛下这点儿倒是不用担心。拙荆对调.教女人这方面,倒是颇有些心得。或可一试。”

  胡亥知道这家伙在沛县的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