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芈心的打算(1/2)

加入书签

  就在邯郸城秦军休整,章邯和司马欣等人抽出时间和秦二世胡亥做土地改革的同时,一封邸报八百里加急的直飞楚军盱台大营。

  “啪!”

  身高丈二的项羽一掌拍在方木雕刻而成的桌子之上。下面那封八百里加急的邸报被他一掌震碎。连同邸报一起破碎的,还有那方木巨桌。

  边上侍立的士兵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项羽呵斥出去。

  他手握在巨大的剑柄上,微微颤抖。

  叔父死了。战死于章邯的阵前。范增你自称智谋高绝,为何却让我叔父陷于险地!钟离眛自称勇将,奈何保护不得我叔父,虞子期少年英豪,竟然在阵前赤手空拳的和人厮杀。难道那个自己认为吹一口气儿就会灭亡的大秦竟然多出了这么多骁勇善战的兵将?

  项羽不信,他认为叔父的败亡是偶然,是天灾。仇恨的火焰烧红了项羽的双眼,他握着巨剑的手不再颤抖,身躯渐渐挺拔起来,如同一座高山,让人仰望。

  “大王——”一道声音从后厅传来。

  两个字,却带着一股柔媚,可仔细一听,这柔媚之中竟然带着丝丝凛冽的刚意。这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发出把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境混合到一起的声音。

  一道倩影飘出,粉红色的披肩之下是娇小玲珑但却丰满凹凸的女人。此女和虞子期有相似之处,只是该柔和的地方绝不坚硬,该坚挺的地方绝不媚俗。在她腰间更是悬挂着一柄短剑,光看那雕镂非凡的剑柄,就知道是一把好剑。

  “虞姬!”项羽挺拔的身子微微耸动,仿佛一座大山发生了地震,紧接着如同山体滑坡一般松散下来。他屈膝,跪坐在地上,把一张面盆一般的打脸生硬的塞进了虞姬那丰腴的胸口。

  虞姬虽然站着,可并没有比跪着的项羽高出多少。她杏眼此刻微微垂下眼睑,一层雾气从眼中升腾起来,化作泪水,在黑蒙蒙的眼珠中打转,就是不掉落下来,看的让人怜爱。

  “呜——叔父死了,战死在赵国邯郸——”项羽哭了,泪水顺着他的大脸向下流淌,打湿了自己的胡须也打湿了虞姬的胸衣。

  用力的在虞姬的胸口吸了一下,项羽的眼泪也如同变戏法一般,收了回去。

  他从地上站起,足足比虞姬高了半个身子。可却只有虞姬见过项羽的眼泪。除了虞姬,没有人见过项羽哭泣。他们不知道,这样霸道的一个男人竟然也会流泪。

  他的泪,只在爱人前流。这泪水不代表懦弱,而是如同大海一般,要淹没仇人的生命。

  “虞姬,我要上殿面君。这次我要亲自带兵,踏平乱秦。我要把胡亥的脑袋拧下来做酒壶。我要那些杀来了叔父的秦军陪葬!”项羽对着虞姬,仿佛自言自语,似乎是个神经质。

  虞姬一脸崇拜的看着项羽,高挽发髻的头轻轻的靠在了项羽的胸腹之间。项羽简直太高了,高到虞姬想靠上去听听他的心跳声却靠到了胸腹之间,听到了项羽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叫声——大王饿了!

  “大王,你才是我的王。你说的就是对的,不论你做什么,虞姬追随遵从。”是的,虞姬一直把项羽唤作自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