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间陈余(1/2)

加入书签

  卫霍沉思了一下说道:“这事儿在函谷关内也是说法不一,有的说这是章邯和李剑故意散布的消息,为的是麻痹赵军,骄横白霸。还有人说这是章邯和李剑都受到重伤,命在旦夕所以故布疑阵。至于真的原因,我想以张将军的睿智,应该不难判断。”

  卫霍连消带打,几句说辞就把陈余的话反了回去,更是顺口叫了他一句张将军,使得陈余内心积攒下来的火气更重。

  点了点头,陈余内心对函谷关的事儿有了大致的判断。

  他看着卫霍,笑道:“我看小兄弟沉稳大气,如此英雄人物,竟然委身于商贾之家,实在是可惜。不知小兄弟可否愿意留在军中,趁着这乱世,挣下一世功名?”

  卫霍抬头,盯着陈余,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个要饭的出身,全蒙老主人一路扶持,才有今天。所以霍淼不能答应将军的提议,请将军见谅。”

  陈余哈哈大笑,从方桌后面站起来,走到卫霍身边,看了又看,这才拍了拍卫霍的肩膀说道:“有如此忠心,是条汉子。既然如此,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你们去邯郸继承家业。也算是你们给我函谷关防图的回报。”

  “如此多谢张将军。”卫霍一抱拳,一边的闫三儿也跟着假模假式的抱拳应付一下。

  陈余对这个纨绔的样子早已经厌烦,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对着闫三儿一挥手说道:“你们走吧,不过记住了,今日放你们过去的并不是什么张将军,而是赵国统帅陈余。”

  说完这话,陈余的胸脯陡然抬高了几分,似乎在等着闫三儿和卫霍的感恩戴德。

  可是只见闫三儿和卫霍微微一愣,互相对视一眼。那意思好像是在说:竟然不是张将军。

  但是很快两个人就反应过来,双手连忙抱拳,向着陈余说道:“久仰久仰。”

  卫霍倒还可以,说的略带诚恳。至于闫三儿所说,在陈余看来完全是敷衍。而且看两个人说久仰的时候,眼神茫然,显然是没听说过陈余这号人物。

  陈余心中大怒。

  张耳一向说自己和他亲如兄弟,外人一旦提起张耳,必道陈余。可如今这二人把函谷关防图都指明要送给张耳,却不知道陈余为何物。

  在这一瞬间,陈余突然觉得张耳之前的好多事情看似公平,可对他来说似乎都是在接着他的肩膀往上爬。

  曾经在魏国大梁,陈余的才名实际上是略胜于张耳的。如今为赵国效力,他的功劳也并不比张耳小。但是如今因为白霸战胜,赵王竟然只加封张耳,却没有他的任何赏赐。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更可气的是赵王竟然在封赏张耳的同时,把自己也划归给张耳统辖。原本平起平坐的兄弟,如今自己竟然成了赏赐给对方的一个筹码。

  这种棋子的感觉让陈余极为不满。

  闫三儿和卫霍已经从军帐之中退了出去。经过赵军严密的盘查,发现他们并无夹带,这就放了过去。

  就在闫三儿和卫霍退出不久,陈余的心气儿还没有消散,突然有一个小兵来报:“赵王的传旨宦官已经来到了大营之外。”

  “迎!”陈余脸色不善的说道。

  “赵王有旨。”宦官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