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舌战群学(1/2)

加入书签

  刘墨和胡亥打了个招呼,匆匆而去。

  胡亥看了看刘墨,和孟夯说道:“走,过去看看。”

  二人遥遥的尾随刘墨向着太学馆方向走去。

  很快就来到太学馆门口,只见外面闹闹轰轰的围了一圈文士打扮的人,有的交头接耳,有的则抻着脖子向里面张望。

  刘墨到了人群之外,并没有急于进去调节纷争,而是站在门口的人群之中,侧耳倾听。

  “按我说,大秦律法过于森严,咱们的新皇帝刚刚把律令修改的宽泛了一些,怎么能再次任用法家之人。”一个头戴文士方巾的中年人摇头晃脑的说道。

  另一个也连连点头说道:“是啊,百姓在严酷的律法之下,已经疲惫不堪。需要的是休养生息,无为而治。”

  说这话的人是头上高挽着发髻,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你们黄老之学冲上的是虚静无为,那你还来太学馆凑什么热闹?”一个一脸严肃的青年开口说道。

  接着他一转眼又望着开始说话的儒生,冷笑道:“你们儒学讲究礼仪纲常。那我问你,现在天下大乱,礼崩乐坏,光靠仁德感化有用么?”

  方巾儒生没想到这青年敢于向自己挑战,脸上瞬间露出一丝冷笑,说道:“孔子曰……”

  青年不等他说话,直接开口截住说道:“别跟我什么‘孔子曰’,你先说说这些观点那个是你‘曰’出来的。”

  他这一句话,立刻让方巾儒生头脸通红。

  这儒生叫方儒,在咸阳一带也算小有名气,开口必言孔孟,写文必称先贤。

  要说有什么观点是他自己‘曰’出来的,他自己仔细想想,还真就没有什么,所学一切都是圣贤书上得来。

  “三千大道,先贤尽言。我等就算有在高的才学,也不能和先贤圣人所比较。”方儒脸红脖子粗的说道。

  青年眼睛一瞪,说道:“先贤古圣,也是爹生娘养的,有什么不一样?道理是嘴说的,事儿是人做的。都是两条腿支撑着一个脑袋,有什么分别?如你这般,唯先贤是从,没有自己的想法,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你是谁?敢睨视先贤大道,我方儒不屑与你争辩。”方儒脸上清一道红一道,在这初春的寒冷天气里,竟然气的满脸都是汗水。

  青年冷笑一声说道:“真是不凑巧,我也姓方,单名一个卫。没想到我方门竟然还有你这等腐儒。”

  “你看不起古圣先贤,你是何门何派学问?”人群之中一个声音高声问道。

  “对啊,你是哪门哪派的?”好多人都反应过来,开口问道。

  方卫冷笑一声,看着周围混乱的人头,眼中露出一丝鄙夷之色,大声说道:“谁给学问分的流派?老子没什么派别,就是一个乡间杂学。”

  “切!”众人哄笑一声,立刻对方卫鄙夷起来。

  “没有流派,也来言说学问。”

  “当真不知天高地厚,识得几个字就敢质疑先贤理论。”

  “方儒先生,你也别和这种山野粗人较劲儿了,不值当。”

  立刻有人安慰起方儒。

  方卫年轻,血气方刚,看到众人这样说,脸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