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女人不足与谋大事(1/2)

加入书签

  胡亥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第一次指鹿为马,和这次的任命李信都是一个目的。

  指鹿为马,是名教之争,说白了是虚无的东西。当时站在赵高一方的,固然是赵高的人,但是中立者中也不排除有赵高的心腹。甚至有些站在胡亥一方的臣子,都有可能是赵高安排的人。

  毕竟,名教之争,不涉及实际利益,站在哪方,无所谓。

  但这次举荐李信代替赵高,就已经触动了赵高集团的利益。

  中车府令,不是什么大官。但好就好在这个中车府令有一定的实权,卫戍帝王,整日的陪伴在帝王左右。

  这种伴君的机会,赵高不会留给别人。

  果真,大臣们分作两派,开始争辩。

  若不是赵高及时站出来主动辞去‘中车府令’职位,恐怕众人还会争辩,那样就会引出更多的赵高党羽。

  罚奉只是胡亥随口说出来的,他真正的目的是第二项惩罚‘闭门思过’。

  当然,赵高不会老实的闭门思过,但至少对他也有所限制。

  果然,赵高愣了一下,才跪拜说道:“谢皇上不杀之恩。”

  “起来吧,待会儿来**,见见朕。”胡亥随手虚扶说道。

  赵高低着头,偷看了胡亥一眼。

  这气度,这感觉已经不是那个小儿嬴胡亥,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赵高在心中画了无数个问号,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臣,还有事情禀奏。”

  “哦?”胡亥眼神中闪过一丝戾色,面对着这个将来要杀自己的家伙,他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臣认为,中车府令一职,责任重大。李信是昔年败军之将,不堪大用。本着为国选才的中心,臣倒是觉得阎乐所说的比武之法有些道理。”赵高斟酌着,他老奸巨猾,每说一句话,都偷偷的盯着二世皇帝胡亥的眼睛。

  见秦二世脸色始终平静,赵高这才放心,不过心底对秦二世那种掌控不住的感觉却又加深了几分。

  “比武劳师动众,臣看就不必了,区区一个中车府令,不足以如此。”李斯摇头否决。

  如果比武,赵高一定会派出手下的人把这个中车府令的职位抢到手,那这事儿就白折腾了。

  “文官遴选,比的是文章辞藻功夫。武官挑选,自然要比弓刀石马步箭的手上功夫。否则何以服天下人?”赵高一番话倒是说的义正词严,俨然一个老成谋国的忠臣。

  “比武,倒也是好事儿。”胡亥心中盘算,不过他不敢肯定李信一定能赢,毕竟这老将军年龄在那里。

  不过要说比武,谁又能是蒙恬的对手。赵高不知道,他胡亥已经把蒙恬偷偷的弄回咸阳。

  如果老李信真的不敌赵高的人,那就让蒙恬上场。虽然胡亥对蒙恬还不是很放心,可谁都比赵高强。

  “就这么定了,你们给朕来个比武夺魁。朕也好久没看热闹了,放松放松,也好,也好。”胡亥拍了拍龙袍,起身。

  他身后的阉人立刻尖着嗓子喊:“退朝。”

  赵高一派和今天站在李斯一方的两伙臣子互相瞪视,在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