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戚家(1/2)

加入书签

  “皇上,这老道行踪飘忽,诡秘蹊跷。要不要换个地方?”夏幽是医者,心细如发,在胡亥耳边低声说道。

  胡亥不动声色的说道:“此人寒天薄衣,一看就是个内家高手。以他的身手,若要跟踪我们轻而易举。过多的举措反倒露了我们的行迹。”

  胡亥这样决定,旁人自然没有意见。

  孟夯和乌普很快在庙中升起火,庙中的温度渐渐升高。蝶翠挨着胡亥,照料起居。娄婧则自动和夏幽坐到一起。倒是那驾车一路的车夫没有进庙,而是在外面忙碌喂料。

  那车夫喂完草料之后,径自坐在车辕边上,仿佛穷苦人习惯了寒冷一般。

  胡亥在庙中就着火光打开了地图,他眼神在定陶和临济扫过。

  他不想经过定陶和临济,省的王贲大军因为自己到来耽搁军事。有道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如果要绕过两地,就要取道昌邑,绕一个小圈进入上党郡北方的山岭之中。

  鹿儿岭并未在地图上标出,想来是不大的一座山岭。

  胡亥并不担心找不到鹿儿岭,因为韩谈曾说过,鹿儿岭他去过。

  君臣几人一夜无话,天色刚刚放白。孟夯和乌普竟然做好了早饭瞪着几人。

  这一点让胡亥很意外,蝶翠这个专门负责皇帝起居的丫头很不好意思。

  孟夯则笑着解释说道:“我和乌普小时候力气就大,经常进山打猎。在外面起火做饭都习惯了。这一路上翠丫头就照顾好皇……公子,烧饭等杂活咱俩包了。”

  这一番话说的众人哈哈大笑。

  吃过饭,青年车夫已经套好了车,等待胡亥出发。

  “我们从定陶和临济之间传过去,取道昌邑,直插上党郡北侧群山。”胡亥和车夫简单的说明一下路线,众人这就出发。

  因为秦赵在定陶和临济之间交战过数次,使得两地之间显得异常凋敝。

  虽然现在临济往南和往东两个方向的地界大部分属于大秦,可毕竟没有得到休养生息,村落多数散落,有的根本没有人居住。

  就在这荒芜中前行,却忽然发现前方有一抹苍翠出现眼底。

  胡亥撩开车帘望了望,前面有路口转角处,有一个大庄园闪现出一角红墙。几棵苍翠的松树横斜出红墙之外,朱翠辉映,在落日余晖下显得份外妖娆。

  “不如我们到那个庄子借宿一晚,明日再赶路。”胡亥点指,侧着脸向车夫说道。

  “皇上不可。”孟夯皱了皱眉头,不等车夫回答就解释道:“这个庄子在燕赵之地很有名的,主人姓戚,来历神秘。这个戚家庄似乎和冢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股势力很可能是冢组织潜伏在燕赵一带的一个棋子。”

  “哦?”胡亥眉头也是微微一皱,旋即笑道:“如此倒真的要在这戚家庄借宿一下了。”

  “夏幽,累了是不,咱们就住前面这个庄子。”胡亥向着夏幽眉开眼笑的说道。两人共乘一车,胡亥又没有多大的皇帝架子,一路下来已经很熟悉。

  “听公子的。”夏幽很有分寸的回答。

  孟夯看了看自信满满的胡亥,心中明白,这个胆大的皇帝是要亲自探查一下戚家庄。当下也打马扬鞭,第一个走向戚家庄。

  这几日一路行来,胡亥经常和几人讨论剑术,时不时的会停下演练。在几人看来,胡亥所演练的剑招更直接,更狠厉。不过他的招数适合短剑,反倒不适合太阿这样的长剑。要命把自己的随身短剑送给了胡亥,这样一来他就不担心胡亥的兵器不趁手的问题。这也是韩谈专门为胡亥选择的近身杀敌剑法,毕竟皇帝不用上战场厮杀,只要防备身边小人刺客就好。

  戚家庄占地面积不是很大,但从红墙之后的雕梁画栋,松树之下的一抹飞檐就能看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庄园。

  在如此战乱的年代,一般的地主庄园或者散财招兵买马,或者依附于某些势力,否则只有死路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