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义释白霸(1/2)

加入书签

  本来赵军追击秦军士气旺盛,可经过撤退这么一折腾,如今在反身和秦军厮杀,本就有些士气低落。

  如今这后面蹿出的几个士兵一喊,顿时有些胆小的跟着起哄,四散奔逃开来。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白霸再英明神武,能耐再大也终究控制不住现在的形式。

  赵军士兵宛如蝴蝶效应一般,从一个小角落瞬间波及开来。

  秦军见到赵军阵脚大乱,士气更旺。

  李剑抓住这个时机,一马当先向赵军冲杀过去。

  白霸拦住李剑,两个人斗在一起。

  秦军偏将见李剑和白霸缠斗,直接带兵绕过二人,向赵军杀去。赵军的偏将军也想组织人马反击,无奈大势已去。赵军四散奔逃,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制止的。

  就这样,在临济城西不过十几里的地方,赵军近万人马被李剑如今不到三千人的秦军杀的四散奔逃。

  李剑缠住白霸,让他没有时间去指挥赵军。

  白霸和李剑越斗火气越大,长枪飞舞,恨不能把李剑一枪穿透。可李剑的枪法并不在他之下,两人伯仲之间,难分高下。

  两个人战做一团,此刻战场已经和他们没有关系,完全是对决。

  也不知道缠斗了多久,李剑长枪和白霸的银枪狠狠一磕。

  两杆长枪荡开,二马交错,李剑大吼一声道:“白霸你还不下马投降,你看看周围。”

  白霸带住战马,环顾四周。

  四周黑压压的,数千浑身浴血的秦兵仿佛从死亡之地爬出来的凶神恶煞一般,盯着他。

  白霸长叹一声,他所率领的赵军已经完全溃散,此刻只剩下他一人。

  “赵军将令,还不下马授首。”一员秦军偏将从军阵中一带马缰绳,向前几步。一扬手把一串人头仍在地上。

  白霸仔细一看,正是自己麾下的几个偏将。

  李剑看着白霸,两人从开始斗到现在,足足有一个时辰。

  白霸的枪法高明,李剑经常何人切磋枪法,却从未遇到过如此棋逢对手之人。不禁起了惺惺相惜之心,他把长枪挂在得胜钩上,向着白霸一抱拳说道:“白霸将军,李剑不在乎你是否武安君白起之后。李某和人斗枪无数,从未遇到你这般过瘾的对手,今日赵军大势已去。我劝你还是下马投降。”

  李剑的枪法战技,白霸也了解。对李剑,白霸也有敬佩之心,不过要他白家之人投降大秦,这种事儿他心中接受不了。想当年武安君白起功高盖世,却也被秦王赐死。这种家族的阴影不是几句话就能消融的。

  “李剑,据我所知,你是李信之后。当年我祖死的冤枉。我本想带兵打到咸阳城下,亲自向那个昏君嬴胡亥讨个公道。可如今看来,是痴人说梦罢了。”白霸摇头叹息一声。

  “二世皇帝并不如传言那般。或许曾经他犯过许多错误,可那都是赵高怂恿。如今他平赋税,杀赵高,大秦腹地,咸阳周边百姓尽皆称赞。人谁无错?错了就改,改了就好。”

  白霸脸色冷峻,摇头制止了李剑的话语,他昂起头,说道:“败军之将,害的我赵国男儿丧生疆场。白霸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