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李良之乱(1/2)

加入书签

  才发现前几天自动更新的两章颠倒了,带来的不便请诸位兄弟姐妹见谅!

  白霸所料不错,这场火的确起的很蹊跷。

  当邓屠率领大队人马急匆匆的赶回临济城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烈焰熊熊的临济城楼,在高高悬起的吊桥上,悬挂着一个尸体。

  那是邓屠留下守城的副将,他正被悬挂在吊桥上,随着寒风不停的晃悠着,给人一种萧杀诡异的感觉。

  “何方人马侵占我赵国城池?”望着一片寂静的城头,邓屠抬高了声音,怒吼着。

  城头一员大将一下闪出,同时大旗飘起,上面绣着大大‘赵’字。

  那员大将对着城下的邓屠吼道:“昔日武臣,暨号赵王,如今已经被真正的赵王诛杀。现任赵王是曾经六国中赵国嫡系后裔,名讳上赵下歇!邓屠,你可否尊我现在的赵王为尊?”

  “怎么回事?”面对这种局面,邓屠这个屠夫出身的人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见邓屠犹豫,城上的赵国大将一挥手,一个小头目从城上探出头,向着邓屠招手喊道:“将军,这位将军说的是真的。如今右丞相张耳和大将军陈余都已经承认故赵国嫡子为王。”

  邓屠本就是县中富户,用银子买的官职,哪里有什么忠君之心。听闻赵王更迭,毫不在意,只一味的点头应允。

  赵王派来的人倒也没有为难他,只交代说断然不要放了李良逃过。那将军自去别的地方传令。

  李良原本是秦国旧将。在反王林立之时,叛出大秦,降了赵王武臣。君臣二人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维持着。

  可巧一日李良吃了酒,带着兵马出城巡查。

  李良虽然降赵,但手下的兵马还是原先大秦铁骑,战力比那些仓促起兵的反贼要高上许多。

  正在巡查的路上,只见前方锦旗招展,黄罗伞迎风招展,正是赵王武臣的车架如同撒泼般在路上驶来,丝毫没有让路的样子。

  李良见赵王武臣的车架,立刻敕令军兵在路边跪下,恭迎赵王武臣。

  武臣的车架遇到李良根本没有停留,而是风驰电掣的过去。

  当车架来临的时候,李良偷眼观瞧。只见那车帘被风吹起,里面却不是赵王武臣,而是一个大腹便便,醉醺醺的中年肥妇。

  李良武将出身,在赵国除白霸和陈余,谁都不服。就是对赵王武臣也不过是表面应付。如今见这大腹便便的肥妇竟然安心受着自己的跪拜,顿时酒气冲头。

  他怒问左右:“辇中何人?”

  立刻有小校回答道:“车中妇人乃赵王武臣的姐姐,最是喜好饮酒游猎。且脾气暴躁,将军还是躲避些好。”

  “我去年买了个表的!”李良怒骂。他堂堂大将,岂可跪拜一肥妇?顿时借着酒劲儿,飞身上马,带着铁骑拦住赵王的姐姐。

  肥妇不知煞星临头,尚借着醉意发飙质问何方蟊贼敢拦自己车架。他手下的宦官阉人更是极尽怒骂羞辱之能事,把个李良骂的狗血淋头。

  李良虽不是名将,但也久经沙场。手中染血的人都有杀意,此刻酒尚醉,心尚怒,钢刀正渴望饮血。

  他一声令下,直接把个武臣的肥姐一刀两段,砍了个满地流油,肥肠四溢。

  既然杀了武臣的姐姐,李良知道不能善了,索性挥兵杀入赵国信都,诈开宫门,竟把个赵国国王武臣连同家小尽数斩杀在赵国王宫之中。

  张耳陈余及时逃出赵国信都,召集各方兵马,杀回信都。李良恶战不敌,退出赵国国都。

  张耳陈余正没主意,却有一个策士剻通给他们出了个主意,让他们寻访赵国后裔,立为国王,这才是民心所向。

  果然赵歇为王后,所有作乱之人除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