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苏角受挫(1/2)

加入书签

  葛婴狼狈的逃回高阳,立刻紧闭城门,坚壁清野。

  此时隆冬,说坚壁清野倒也容易。四野之中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收取之物,只有猎猎的寒风呼啸而过,在大地上不时卷起一蓬蓬杂草,仿佛预示着某种不祥的结果。

  进城之后,葛婴立刻集结军队。高阳城中还有数万守军,虽然不如秦军人多,但他们坚壁清野,据城而守,倒也不畏惧数量上并不优势很多的秦军。

  葛婴已经派人飞马奏报陈涉,高阳方面有秦军主力到来,希望陈王火速增援。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陈涉正在陈县的宫殿中焦头烂额。几乎同一时间他收到了来自三个方面的告急文书。东面,章邯攻下定陶,把秦嘉、朱鸡石等人打的连连败退,此时章邯已经进军拓县,直逼陈县。

  西面宋留的部队已经攻下阳城,正准备进攻南阳的时候却被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一股秦军拦住,并且大败于南阳城下。据说这股秦军的主帅是个年轻的将军,名李元。

  北方荣阳城本是吴广夺下的,竟然一夜之间被秦军收拾的干干净净。大将田臧、李归全部殒命,数十万张楚士兵就这样烟消云散。这还不算完,葛婴所镇守的高阳此刻又告急。

  陈涉就是白痴也知道这是秦军要三面合围给他来个瓮中捉鳖,这几日他急的嘴起泡,尿黄尿,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整日里在皇宫中大骂各方守将是白痴乌龟王八蛋,就连平日最喜欢的几个女宠也避而不见。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会稽的项梁起兵,拥护张楚政权,此时正一路向北杀来。四面楚歌中,陈涉在项梁身上看到了一丝曙光。

  他知道项梁是楚国名将项燕后代,据说他的侄子项羽更是力敌万人,勇冠三军。一旦项梁军到来,就可借助这股力量反扑秦军。

  大泽乡举起反旗之后,陈涉就渐渐感到基于农民出身的将领很难同那些世家大族盘根错节的势力相抗衡。很多早期跟他起兵的老兄弟,刚刚夺下陈县就被眼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开始享乐。

  前几日更有一个曾在陇上一起做雇工的家伙嘴里吼着“苟富贵,勿相忘。”的话来找陈涉求官求财。本来陈涉想给他点小恩小惠打发算了。可惜这个家伙嘴上没把门儿的,到处说陈王当初有多落魄之类的话,害的手下的一些将领对陈涉渐渐轻视。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儿也忍不了。陈涉大怒之下,杀了那个老乡。并借此机会杀了很多大泽乡跟随他的老人。陈涉的出发点是好的,他要给张楚政权的管理阶层换血,但方法错了。

  很多幸存的老人渐渐和他离心离德,而世家大族的门阀实力却还没有融入进来,这才让秦军的反扑如此成功。如今项梁正在赶来,陈涉心中稍定。至少这项梁的旗号是拥护张楚政权的,先借助这股力量抗秦再说。毕竟大家的共同敌人是秦。

  陈涉左思右想,高阳不能不救,但现在确实没有兵力。最终他给葛婴开了一个白条子,上面写道:尔坚守数日,大军即到。守住高阳,首功一件。

  葛婴在这个白条子上,只看到大军即到,立刻向高阳城中所有守军宣布,死守待援。一时间,高阳城中张楚军士气高昂。当然,这都是数日之后的事情。

  再说那苏角的先锋大军趁着胜利,如猛虎般冲向高阳城。眼看着葛婴的人马越过护城河,吊桥渐渐抬起。苏角嗔目欲裂,狼牙棒飞舞直奔高阳城冲去。

  护城河中的水虽然已经结冰,但冰面距离地面尚有半丈左右的距离,不便越过。立刻有攻城用的云梯横在护城河上,苏角一声令下。先锋部队一万多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