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生日宴会(1/2)

加入书签

  武备学堂之内,赵冠侯前来拜别了四位教习,施密特等人,将厚厚的一堆书籍以及笔记,推到他的面前。

  “我们可怜的男爵,果然把你提拔到了军队里,这个老家伙,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安排实际是在犯罪么?让一个没受过系统军事训练的人当长官,对你对部队,都不是好事。”

  齐开芬摊开手“我想我们会想你的,冠侯。你应该明白,以你现在的知识,还不足以胜任新的岗位。所以,这些东西,是我们的一点小礼物,你务必要收下。”

  这些书籍是他们上课用的教材,而笔记,更是教学及军旅生涯中的总结,包括一些具体战阵事例,算是对为将者极有帮助的指导性教材。赵冠侯连连道谢,施密特笑道:“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么?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时间,重新回到课堂上,接受完系统的军事教学。相信我,这对你一定有好处。”

  离开几个洋教习的宿舍,又到号棚里转了转。短短个余月时间内,双方位置已经发生变化,这些人依旧还在苦学苦读,自己却已经实授哨官,还是亲兵队。基础一拉开,日后的发展上,自然也就要走上不同的路,取得不同的成绩。

  冯焕章见到赵冠侯连忙上去问着伤势,赵冠侯一边说着闲话,一边将他带到了一边,随后忽然道:“庞玉楼跑了?他要是不跑,你就不怕他收拾你?”

  “冠侯……你……你是啥意思?”冯焕章一脸茫然,似乎不知对方说什么。

  赵冠侯冷笑道:“焕章,你就别想瞒我了。你是他派来盯我的,从做炸蛋开始,你不就是在找机会么。后来在蓟县,你说是跟我一起巡逻,手里始终攥着枪,大概是在找机会吧。但是必须承认,你足够聪明,如果你当时真的开枪,现在早已经是尸体了。”

  冯焕章面色发白,拼命摇着头,赵冠侯接着道:“得了,别否认,你骗不了我。好在你这个人够聪明,听到我要把留学名额让给你,就把枪放到脚下,还给我提醒。也就冲这个,我留了你一条命。还有,留学的机会,依旧是你的。你家里穷,想要飞黄腾达,想要荣华富贵,为此不惜出卖其他人。这些我都能理解,加上你给巴森斯领路有功,也想给你个机会,看看你到底能到什么地步。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将来不管你做到了什么官,都别想跟我为敌,因为我要除你,也不过是反复之间。”

  说完这话,赵冠侯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而去,边走边道:“留学扶桑,于你们来说,或许是一条难得的捷径,可于我而言,却是个折磨。一走几年夫妻分别,那日子也是人过的?所以你去扶桑,算是替我挡灾了,不用谢我。将来回国之后,为敌为友,你自己选择,只要能承担对应的后果,其他就没什么不对。”

  望着赵冠侯远去身影,冯焕章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不知几时,竟是已经汗留夹背,浸湿军衣。

  袁慰亭按着赵冠侯献的阅兵策略,对部队进行整训,每天的训练强度极高。而且要给太后看的,是部队的精锐所在,袁慰亭自己的亲兵队,自然也在其中,与普通的队伍在一起操练。

  赵冠侯所统帅的骑兵哨骑乘全是泰西购来的高头大马,神骏非凡,只是朝廷素有体制,四匹白马乃是“纯驷”,为王辇所御,非人臣所能有。即使阅兵时,也不敢以白马并行,是以殷盛送赵冠侯那匹宝马便不能骑,而是换了匹与其他三人坐骑毛色一致的枣红驹,与霍虬等三人为一排,共同演练盛装舞步。

  这支亲兵队,全都装备着泰西进口胸甲,头上戴着泰西式样头盔,上插天鹅翎毛,极是显眼,在阅兵时自然就是脸面。是以训练任务也重,要求比起普通部队还要严格。

  赵冠侯的骑术极高,只是熟悉一下骑马的感觉,再和坐骑锻炼一下配合,便可以让这匹马按着自己的意图做出动作,做出各种复杂的动作。比起那些第一次骑马大呼小叫,狼狈不堪者,不知高出多少。乃至于霍虬等几个老军伍,论起骑术来,也不见得高过自己的长官。

  初时,他来做这骑兵哨的哨官,有一些人是不服气的,可是等见了他这份马术,大家就都没了话说。等到了晚上,曹仲昆与李秀山一起过来为赵冠侯贺喜加上道惊,李秀山原先的队正开缺,他从哨官升了队正,手上权柄更重,只是态度上反倒开始巴结起曹仲昆,也是在交谈之间,赵冠侯才知道原委。

  曹仲昆得了赵冠侯的银两,给曹克忠送了一份厚礼,终究买的曹克忠身边一个得宠姨太说了句“三傻子相貌堂堂,不像是一辈子不得志的样子。”

  曹克忠素信命相之术,听了这话,便认了曹仲昆做族孙,那位姨太又赏了封八行,送到袁慰亭的面前。曹克忠与袁甲三是换过贴的,他的族孙,算得上是袁慰亭的自己人。

  有了这封八行,曹仲昆就从黑如煤炭的挂名帮带,变的渐渐红起来。加上他原先的主官升转,眼看这一个管带的位置是逃不掉的,也就难怪李秀山对他的态度日渐热络,终于有个结拜手足的样子。

  虽然军中禁酒,但是三人要么是红人,要么是军官,只要不闹出大事,这种禁令于他们就没什么影响。曹仲昆买了酒肉过来,为赵冠侯贺喜,又问了问他的伤情,随后从身上拿了几张银票。

  “咱们自己弟兄,不说见外的话,没有你的银子,我就认不了亲,就更别说今天这个位置。咱们弟兄不分你我,有钱一起使。你初来乍到,用银子的地方多,别人不说,就是大人身边的唐天喜,那便要用大笔银子来喂,否则他随便给你双小鞋,就能让你难受好几天。你不要心疼钱,该花的一定要花,你这个位置很好,将来我们还都要指望你来关照。”

  李秀山也道:“大哥说的是,我们虽然训练上卖力气,也肯为大人尽忠,但是身边的人只要说一句坏话,我们的辛苦就都白费了。老四,你现在在这个位置上,对我们助力极大,可要好自为之,让自己的位置早点提拔上去。用银子的时候只管张口,大哥手里不方便,我这里也给你拿钱。”

  三个男人说来说去,很自然的就说到了女人头上,曹仲昆压低了声音“冠侯,你年少好封流,这是有的,但是也得好自为之,不是所有的花都能摘。巴森斯的千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