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自制(1/2)

加入书签

  贾懋卿对于第五镇的控制力向来一般,虽然官居协统,可实际上,部队的基层干部的任免权,并不在他手里。掌握不住人权也掌握不住财权,对部队的控制力,就很难说的上。

  赵冠侯前往松江期间,镇守济南的步兵标标统袁保山袁保河兄弟,与贾懋卿成了好友。两边的交情,建立的很快。袁家兄弟曾经是赵冠侯的心腹,两人对于部队掌握的很牢固。两边的交情一建立起来,贾懋卿的地位,就有了明显的提高。

  关于两人舍赵而就贾的原因,军营里议论很多,莫衷一是。比较权威的说法是,两人对于赵冠侯早有不满,对于自身的级别不满意,更不堪忍受赵冠侯重用淮系军官以及山东武备学堂军官,轻视行伍军官。所以想要另投高枝。有了两人的协助,所以这个会议召开的很顺利,军官无一缺席,会议的气氛,在紧张中,又带有几分难言的躁动。

  山东自制!

  会议一开始,贾懋卿就先扔出了一枚重磅炸弹。根据消息,大帅伤重不能视事,恐不久于人世。刺客被捕之后,即已自尽,身份难以查明。但是根据他们贴身衣服判断,应为京城里某王府的下人仆役之属,所以,我们初步判断,对大帅行刺的,就是京里的人。

  一言既出,会场哗然。

  的朝廷,居然对大帅下毒手。他们这是小看我们第五镇,娘的,跟他们拼了!

  没错,咱们现在集合队伍,到京城去提兵问罪!如果大帅有个三长两短,就架炮炮轰京城,让他们给大帅陪葬。

  贾懋卿看了看身边的参谋,下面的反映虽然很热烈,但是跟自己希望的方向,显然并不一样。他咳嗽一声大家冷静一下,大帅的身体不容乐观。我们现在如果贸然兴师,准备并不充足,何况京城附近,有第一第六两镇精锐严阵以待,我们这么冲上去,没有多少胜算。要想报仇,也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才行。现在,我们最担心的,是朝廷派一任新巡抚来,又收走我们的兵权,这样一来,我们的全部心血,就都划为流水了。值此为难之机,我想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山东自制

  山东自制?这是个什么玩意?

  就是我们山东,不再服从大金的管辖,而是将由山东人自己,管理山东。我们将在山东公推出一位民意代表,由其作为山东民政长,掌管山东民政,另选一人,为军政长官,管理山东的军务。等到未来,我们的兵力强大起来,或是找到了可靠的盟友,就可以挥师进京,吊民伐罪。

  下面的军官不再说话,全都抬头看着贾懋卿,似乎对于他的话理解不了,又或者是接受不能。一名参谋挺身道:

  这是泰西强国,所流行的治理模式。军人不干预地方民政,实现军政分割。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这种传统的管理模式已经落后不适合现在的时代,该被淘汰掉。而且,我们山东也有一位资望足以服众的老人家,由他老出面,一定可以迅速稳定市面,确保山东不陷入恐慌之中。

  一名管带问道:我不管山东恐慌不恐慌,至于时代不时代的,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就想问问,山东自制了,军饷谁出?咱卖命当兵,这军饷,可是不能拖欠啊。

  贾懋卿点点头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所以,我特意请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前来,协办军饷。

  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一身崭新袍褂的邹敬泽,昂首而入。他虽然已经过了五十岁,但是身体康健,精神矍铄,声音格外洪亮。

  列位弟兄,老朽忝为山东咨议局议长,自上任以来,未能为地方效劳,未能为百姓造福,实在有愧于大家的信任。究其原因,固有老朽才具不足之处,亦是朝廷中,一干纨绔膏粱,愚弄民众,假立宪,真毒才,以皇族内阁,行立宪之事。致使宪政不行,民志不伸。今天下动荡,民不得生,究其原因,皆女真人倒行逆施,完颜氏逆潮流而动所导致

  他的口才很好,站在上面洋洋洒洒,发言持续了二十几分钟,下面的军官,眼神里的疑虑却越来越严重。那名讨要军饷的管带忽然道:

  贾协统,卑职不明白,给大帅报仇,与山东自制有什么关系?就算山东要立宪,那也与我们军人无关,我们只是吃大帅的饭,听大帅的命令。大帅要说自制,只需要跟我们说一句,我们跟着大帅走就是了。现在你们弄的这一套,大帅到底知道不知道,赞成又或者不赞成?再说,要选首领,我看也简单,大帅的夫人,可以暂时代理民政长,瑞恩斯坦参谋长,可以代理军政长。等到大帅身体痊愈之后,一切就都好办了。

  话不能这么说,立宪,自制,是学习的泰西模式。泰西模式的要点,就是不能搞权力继承。大帅的夫人一介女流,有什么资格担任民政长?至于瑞恩斯坦,他是洋人,更没有任何理由,担任山东独立正府的军政长。我们山东的命运,总归要由自己来决定,不能委托外人。

  他看看邹敬泽,邹敬泽咳嗽一声等到山东自制之后,将由山东商会,向各位弟兄补助军饷十万元,作为奖励和犒劳。请大家放心,以往山东地方与第五镇的弟兄相安无事,今后,我们依旧是如此,不会对各位有什么影响。

  会议室外,传来军靴踏地之声以及喝骂声,有人高声嚷嚷着取消帝制,构造共合,是现在泰西的潮流。往世界上看一看,哪里有国家像我们一样,还用这么落后的制度,正因为制度落后,我们才会受人欺负,才会这么弱小。现在谁还敢拥护皇帝,就是与我们为敌,就是!

  贾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干军官见情形,便猜到了今天这是鸿门宴。武器被没收,没有反抗的力量,但是几名军官的脸上,却没有什么惧意。一人挑衅似的扯开军装扣子,露出了胸膛

  兄弟我在宣化城外,见过铁勒人的马刀长枪,就外面那点人马,还不放在我的眼里。怎么,想动武?那好啊,有本事朝这里刺,我倒要看看,谁来动这个手!我的话放在这里,没有大帅的命令,我们无法承认什么山东自制。再者,咱们军营附近,就是洋兵营。那一千多洋教习一来,归了包堆这点人,还不够人家练手用。

  贾懋卿摆出这个场面,却没能吓唬住人,反倒把事情搞的僵了,只好看向邹敬泽。后者尴尬的一笑,赶紧打着圆场

  大人,你误会了。外面的弟兄,绝对不是有恶意,而是心忧国家,情绪太过激动了一些。武人都有血性,谁看到自己的国家被人欺凌,心里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