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女子银行(下)(1/2)

加入书签

  陈耘卿之前就在松江有善人之名,赠衣施药,善事做的很多,对于搞慈善事业,也颇有一套心得。但是不管怎么说,赵冠侯投入了这么大一笔资本,却愿意让岳父主持,这让陈冷荷心里大为受用,低下头,小声说了声谢谢,手已经被赵冠侯趁势牵住不放。

  简森暗自发笑,陈冷荷的经验毕竟还是不足,只看到谁经营,忽略了宣传。反正到时候报纸上连篇累牍,都会写赵冠侯慷慨解囊,以数百万巨金兴办慈善,这个名声,他是肯定会落下。管理善款的庶务,他分身乏术,左右是要交给外人,自己主动说出来,还落个漂亮。

  这事倒是不用揭穿,只在心里有数,简森又说道:按照我的想法,既然正元银行总行设在租界,那么也该由外资入股,这样才能算做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现代银行。华比银行,在正元银行里占百分之十的股份,汇丰花旗利华等银行,也各在正元拥有一些股份。这样一来,正元本身既有官方的力量,又有泰西股份,未来的松江道想要对银行不利,也是办不到的。

  陈冷荷摇摇头夫人,我有个想法,银行不叫正元银行,叫山东正元银行。

  山东正元银行?这是为什么?

  陈冷荷的脸微微一红因为把丈夫的姓氏冠在前面,也是国际惯例的一部分。

  她和赵冠侯的结合,原本是形式所迫,可此时,却是心甘情愿的表示。邹秀荣在旁不住微笑老四你好本事啊,冷荷主动提出来要改叫山东正元,这个名字,我看很好,就这么定了。冷荷,二嫂到时候给你当个帮理,你欢迎不欢迎?

  几人笑了一阵,赵冠侯不好说出,自己掌握了通向她内心的捷径,不怕陈冷荷不屈服。转而问道:既然说到松江道,刘燕北的伏辩,送到了没有?

  简森点头我已经将他所写的自供状送交给阿尔比昂总领事,并将抄件电发京城,阿尔比昂驻华公使朱尔典普鲁士驻华公使雷克司都表示不会对这件事坐视不理,一定要向大金外务部做出严正声明。像刘燕蓟这种松江道,无助于金国与世界各国的交流,将不受租界的欢迎。如果朝廷执意要委任其担任松江道,领事馆将拒绝与其进行交涉,也禁止其进入租界之内。

  这个办法好,松江道最重要的差,就是和租界接触,如果被总领事拒绝进入租界,这个松江道是万万做不成的。蔡煌带了十五万银子进京打点,说不定有希望回任,到时候有他关照,咱们山东正元银行的工作,就更好做了。

  陈冷荷则说道:山东正元的股份构成上,除了外资部分外,我想,对于市面上钱庄的坏帐进行整理。无非是钱庄放出的贷款收不回来,钱庄欠的存款和借款归还不了。那么我们可以这样,将一部分存款和欠款,转化为债权人对山东正元的股份,以债转股的方式,作为对一部分债务的清偿。同时对于钱庄借出去的债,我们按情况处理。比如那些坏帐,我们可以以一定折扣收购,再派人去收债。没有现金的,可以用机器土地甚至是技术来进行偿还。当然,估价的部分,得由我们来完成。比如小小家里,如果欠了我们的债,那部分生丝,我们就可以要来抵债。虽然生丝放久了会变色,但是我们拥有下游机构,可以织丝为绸,则可以避免损失。甚至于古董字画,这些东西全部可以拿来抵债。当然,这需要官府的力量,必要时,还需要借助租界里工部局的力量,否则很难实现。

  邹秀荣笑着说道:不光是靠这些力量,漕帮的力量也离不开。冷荷,二嫂看你年纪不大,听小小说,你又是个很厚道的人,收债这种事,你行么?

  二嫂,慈不掌兵的道理我明白,善心我当然有,但是决心我也不缺。做善事是为了拯救贫苦,收债,是为了保证经营,这里面的轻重,我会分清,也不会为了心善,就把该收的债放过去。现在的松江,城里郊外,数以十万计的人等着救命,我没有时间关注其中一两个人的死活。

  一旦事情敲定,接下来要做的工作就比较多,一是要找人手,二是要跑手续,第三则是要做准备工作造势。小小和安妮就在赵宅,找起来方便。陈冷荷与她们说了一阵之后,两人都没什么意见,愿意加入山东正元银行工作。

  赵冠侯这边则联系了去江宁的专列,上了火车之后,陈冷荷才说道:小小那边是没什么问题,她现在孑然一身,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她甚至还要做我的丫头。只求不用出卖自己,就可以吃一口饱饭,有个地方睡觉就可以了。我要她到银行工作,她没什么话说。安妮的情况就麻烦一点,她很可能喜欢你。

  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做过。

  是啊,你什么都没做过是你的事,她怎么想是她的事。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可以感觉的到她的想法。何况她搬到你家里,自己其实是没了退路的。现在她搬回去,说你没碰过她,也要有人信才行。哼,我现在知道,上当了。寒芝姐姐那天晚上不要我回家,原来也是断我的后路来着。我当时迷糊了,根本没想到这一层,现在才刚想明白。寒芝姐对你真好。

  赵冠侯笑道:怎么,后悔了?

  是啊,后悔了,不过后悔也晚了。但是我警告你,不许去打安妮的坏主意,我要为她介绍一个好丈夫,不许你去骚扰我的员工。

  木已成舟,何况有着正元和善堂的事在眼前,陈冷荷当然不会为这点事就真的翻脸,其亦是个很聪明的女子,自然知道什么时候发一点小脾气,能增进一下情趣,又不至于真的弄巧成拙。

  随即她又说道:安妮的工作,可以让戴世伯去做。反正你也要救正元了,兆和的处境就很危险。戴世伯为了自保,你说什么,他都会听,让安妮到银行做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安妮又最听爸爸的话,怎么说怎么听,也不用担心。就是女校的其他人,就比较难找,说不定还要用到那个什么老四。

  形势比人强,一些女校里的优秀学生,遭遇巨变之后,有多半已经沦落到会乐里,做起皮肉生意。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要找她们,都离不开地头蛇的帮助。

  收债这种事,一样需要漕帮的力量参与其中,到这时,陈冷荷也明白那天苏寒芝劝自己为品香老四求情的用心。与这种人保持好关系,在需要的时候,确实能发挥大作用。

  她又有些伤感如果那天不是你刚好来,我现在不是自杀,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