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不速之客(1/2)

加入书签

  出手之人,显然是做惯掳人生意的,勒住了苏寒芝脖子的胳膊如同铁条,勒的她几乎无法呼。手紧紧捂住她的嘴,确保她无法喊叫,动作娴熟无比,黑夜之中,也没有半点停顿。

  人贩子?苏寒芝脑海里第一浮现出的词就是这个,一想到要被塞进麻袋卖到昌寮里的下场,她的剪刀就向着那胳膊扎过去,可是那人却比她更快,另一只手只一戳,她就觉得半边身子发软,剪刀无力的落在地上。

  “别乱动,我不想伤你,别逼我动手。”那人贴在苏寒芝耳边小声道:“你就把门叫开就好,别的事,不用你管。敢乱动乱嚷,我要你全家的命。”

  离的近了,苏寒芝从风中闻到了一股很重的药味,这个人身上似乎受了伤,而在那人的腰间,似乎别着某种金属,冰冷的触感,让她心里一阵乱跳,甚至比遇到人贩子更令她恐惧。

  虽然没摸过那东西,但是听也听说过,那是能几十步外就致人于死地的洋枪。这人又要自己去敲冠侯的门,难道是庞家请来的刺客,来谋害冠侯性命的?

  她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发出呜呜之声,身后之人小声道:“我放开你,你若是敢喊,我就杀光你的家里人,就连你那个情郎,也别想活,叫门!”

  堵在苏寒芝嘴上的手移开,她先是急促的呼吸了几声,随后又是一阵咳嗽,半晌之后,才摸索着在门上轻轻敲打几下,时间不长,院子里有了回应“门没锁,进来吧。”

  身后的人向后退了退,一支冰凉的金属管,顶在苏寒芝的后脑上,又催促的向前轻轻推了推,示意着她推开院门。

  苏寒芝想要大喊一声,把锅伙里睡着的人都叫起来,可是一想到洋枪,却又不敢出音。这东西的威力,可不是津门好汉靠血肉之躯可以抵挡的,当初联军炮轰大沽口,一路杀到京师,一把火烧了万岁的园子。就连经制官军都抵挡不住枪子,就靠着十几号锅伙,又能做什么。

  这片地方虽然按例应有衙役巡逻,但是那些衙役只存在于纸面上,就算对方真的开枪杀人,等到衙役来时,早就逃的不知所踪。她不怕死,但是却想在死前,再见到冠侯一面。如果可能的话,死在他的怀里,总比就这样被人打死要好。她紧咬着牙关,用手推向了木门。

  早已经破烂不堪的门轴,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嘎吱声,门被推开了,苏寒芝不管不顾的向着院里猛跑,大喊一声“冠侯快跑,庞家来人了!他身上有枪!”

  身后之人的手指已经放到了扳机上,只需要轻轻一勾,就可以让苏寒芝香消玉陨。虽然夜色漆黑,可是这名来客练就一双夜眼,黑夜中视物如见,目力无碍,一手枪法,也号称百发百中。即使手里的枪械并不怎么好用,但是这种距离内也不会射失。

  可是死神的镰刀最终只是在苏寒芝头上虚晃了一下,并没有真的落下。那人足尖点地,人已经如同猎豹一样跃出,反抢到苏寒芝之前,冲进院里,同时一脚将门重重踢的关了回去。

  这间院子不大,来人一跳进来,抢到苏寒芝前面,就已经到了门口,伸手在苏寒芝的肩头一推,将她推的后退几步,自己则向房间里冲去,轻喝一声“赵朋友,在下山东孙美瑶,前来拜见……”

  房门并没有关,那人也并没有等待主人意见的意思,边通报名姓的同时,一步就冲到房间里,随后就觉得脚下一空,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落去。大惊之下,想要腾空而起,可是偏生没有借力之处,任是天大的武艺,此时也没有做手脚处。

  足尖落地,白雾升腾,垫在坑下的石灰扑天而起,这人也知道,自己落入了江湖上常见的净坑之中。这种陷阱原本见的也不是少数,可从没人把陷阱修到自己家里,饶是其久走江湖,一时大意之下,竟是阴沟里翻了船。

  这坑挖的不算太深,脚踩住坑底,头还在落在外面,但是飞腾的石灰还是呛的来人一阵咳嗽。以来人的身手,借力跃上坑去本不废力,可是就在他刚刚要运力起跳时,一柄锋利的铁锨,却已经盖在了头上。随后传来的,是一个冰冷的声音

  “孙掌柜?听声音就知道是你了,好好待着别乱动,咱们有话好说。我知道你有功夫,我这腿脚没好利索,若是你上来,我未必是你对手。可是现在,你的枪没等打到我,我的铁锨保证开了你的瓢,想不想比比谁快?念在你方才不伤害寒芝姐的份上,我不坏你性命,但是我是做混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