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预备反击(1/2)

加入书签

  酒会从上午十点出头一直开到下午两点多钟,福子的酒有点多,毓卿扶着她到房里休息。赛金花趁这个机会,将赵冠侯拉到一旁道:“小弟,现在有笔生意,你能不能给办一办?”

  “生意?什么生意?”

  “扬基来了个商人,很阔。叫做什么哈里曼,是扬基的铁路大王,他想在关外修铁路,答应给我一笔好处费。你能不能帮个忙,给他关说几句?”

  “怎么,这个男人长的很好?”

  “呸,瞎三话四,想到哪里去了。自从瓦德西回国,老娘枕边就一直空着,够胆子就来老娘这里借个干铺,到时候让你晓得厉害。我可看不上这个扬基人,我跟他就是做生意,他给的好处费多,能帮忙就帮他一把,帮不上就算了。”

  “这事,等回头让他跟我见一面,我们再细说。我也有事,要求二姐帮忙。”

  “翠玉的事,一时想不到办法,再不成我找打行的人,去吓他一下。可是毓卿说那是下策,我也觉得不好。”

  “我是想请姐姐查一查,翟子久的底。我不信一个人可以无懈可击,就算私德无亏,其他方面,也必有破绽。我在京里的时间短,对他的破绽知道的不多,宫里我会找人帮忙,宫外,就指望二姐了。”

  以一个交际花暗算一个相国,两者体量不成比例,但赛金花连犹豫都没有,立刻点头道:“这事包在我身上,给我几天时光,我包准把他的底抖出来。”

  罗德礼那边,赵冠侯与他约了个时间谈专访,随后几家洋行的大班上来套交情,接着就是谈商务合作的事。山东的发展很迅速,这些洋行的大班,都看到了其中蕴藏的无尽商机。一如鲨鱼看到血食,这些人形鲨立刻围拢上来,疯狂的争抢着肥肉。

  虽然山东有巡抚,但是这些洋人心知,真正能决定山东商业的,还是眼前这位臬台。因此争先恐后,用花言巧语,充满欺诈与陷阱的合同,来诱导着赵冠侯签字。

  赵冠侯应付这些商人也有办法,口头应诺,实际一句实际的话不会给。做人是要讲规矩的,赛金花如此帮自己,自己必然要有报答,想要和山东做生意的,必须通过赛金花的路子,直接找自己的,一概不会给办。

  在这里周旋了一阵,赛金花及时出来救驾,将这帮商人招呼过去,又朝他眨眨眼睛“你先回去收拾收拾,该去给庆邸磕头了。翠玉这段日子不敢回华界,有你跟着就不怕了。带她回去玩玩,四下里逛一逛,也是让这帮人看看,谁敢惹你。”

  回到房里,福子已经吐完了酒,正躺在席梦思上呼呼大睡,赵冠侯无奈的摇着头“真是个孩子。毓卿,你看这可怎么好,把她一个女人家扔在这里,似乎不大好吧?”

  “放心吧,她府里的丫头一会就来,来了之后把人送回北府去。这是常有的事,你不要大惊小怪,我遇到好几次她喝成这样了。我要是不看着她,真担心她出事。”

  北府很快来了人,几个丫头熟门熟路的将福子扶上马车送走,赵冠侯则叫了一辆马车过来,三人上车,先奔客栈拿礼物。

  马车刚一出租界,就能看到几名巡捕向马车走过来。与山东和津门的巡捕不同,这里的警查面如寒霜,趾高气扬,右手的棒子,总是在左手手心里轻轻的拍打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落在别人头上。至于微笑或是和气,大抵是不大可能在他们身上出现的。

  翠玉紧张的拉住了赵冠侯的手,赵冠侯摇头道:“傻瓜,怕什么?这帮玩意都是我练出来的,我还怕他们?真惹毛了我,往善一那丢个纸片,全都开销了他们!”

  毓卿小声道:“善一这个人没法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我为翠玉的事找过他,结果他说什么,朝廷要行宪政,首先就得司法自主三权分立。不能再像过去似的,谁都可以去干扰司法,既然官司已经断了,就不能更改,还说什么,不能因一妇人而坏法。我差点大嘴巴抽他。”

  “是这样么,那就看他们想怎么样了,想走着回家,还是想躺着回家,就由他们自己选。”赵冠侯边说,边从腰里抽出了左轮枪,不管是计谋也好是陷阱也好,凡是想从自己手里夺走自己女人的,都要付出代价。至于顺天府的判决,或是那个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非要迎娶翠玉的男子,全都见鬼去吧。

  几名凑上来的巡警并不清楚,自己曾经一度,一只脚已经迈过了生与死的界限。在大佬们的棋盘上,这几个人,却是连棋子都算不上,没人在意他们的死活。以这几个人为诱饵,只要赵冠侯白日杀人,就算是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攻击借口。只是他们刚刚出现,另一队巡警也出现了。

  后来者比先前出现的巡警数量多出一倍有余,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指挥刀,将这些持棒的同僚围住。几个持棒巡捕的头目与对方的头目也认识,翻着眼睛道:“这是我的管片,罗三儿,你上这干什么来了?”

  “严柱子,我管你管片不管片呢,今儿个就是今儿个,爷是跟你算帐来的。你他娘的欠我钱不还,还欠出理来了?哥几个,给我打。”

  名为严柱子的巡捕头目一愣,不明白自己几时欠过对方的钱,可是来人的指挥刀已经抡着向他砍过来。这些巡捕配发的洋刀都不开刃,被砍一刀也没什么大碍,但是身上会是一道又红又肿的血檩子。被围攻者众寡悬殊,被来袭者打的抱头鼠串,查车的事,显然是顾不上了。

  预先埋伏好的一名都老爷,刚想出面去呵斥一下后来的巡捕,其身边的长随却道:“老爷,您可别动,这情形不对。这帮后来的里,有两个小的认识,是善扑营的,根本不是巡警。这是成心找茬打架,给赵冠侯挡灾来着。罗三娶的媳妇,是他的青梅竹马,结果闹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