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夺帅(1/2)

加入书签

  “带我去藏金室,马上,否则我就打死你!”高举着手枪的卡佳,毫不费力的制服了玉美人主仆。し纵然事先对其不是普通人有所察觉,也没想到,连放在粥里的蒙汗药也没对她起作用。

  “事实上,你的蒙汗药还对付不了那么多人,是我又往里面放了麻醉剂,你该感谢我的,三姐!”卡佳冷笑着,用轻蔑的语气,念出了这个称呼

  “我该感谢你,你为了你青夫,可以做这种事,倒是省了我很多手脚。你知道,你们国家的人向来对洋人充满敌意,如果是我做的粥,他们不会喝。只有你这个一向人畜无害的三太太做的,他们才会放心的喝下去。”

  “你为什么自己不去藏宝室?难道你不认识?”玉美人虽然被捆住了手,但是依旧嘴硬。

  卡佳毫不留情的甩了一记耳光在她脸上,将玉美人打的一个趔趄“你说对了,这是奖励!那个老不死的,他不相信我,不管我用什么手段,他都不让我知道藏金室具体的位置。还有,我也没有钥匙。即使知道你不贞,他依旧不让我碰到钥匙,显然,处理掉你之后,我也不会接近藏宝室。”

  玉美人费力的站起来,吐了一口血,艳丽动人的面庞,已经被打肿了一半。“你为什么现在动手,不怕他回来,然后你们之前的工作白做了?”

  “你敢在粥里下药,不正是说明,增其回不来了么?看来他把他你推上赵冠侯的床,是最大的错误,你已经彻底背叛了他,今天我们的将军阁下,恐怕回不来了。但是那笔钱,应该归我国所有。”

  “那我呢?我给了你钱,我能得到什么?”

  “铁勒从不和人做交易。你所能得到的,是为铁勒勇士服务的荣誉,以你的姿色,我保证,你每天将迎接数十个优秀的铁勒军人,直到没人愿意碰你。快带我去那,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被生出来!”

  卡佳的手枪砸在玉美人的肩膀上,她几乎以为自己的胳膊被砸断了。剧烈的疼痛,让她倒在地上起不来,而卡佳的军靴,则无情的朝她的身上踢过去“没用的贱人,表子!带我去拿到钱,否则,这一切只是开始,你会发现你来到了地狱,时间是永远……”

  “砰!”一声突如其来的枪响,中断了施暴,玉美人被打的眼前发黑,看不清来人。朦胧中,只看到卡佳的身子向后跌倒,举起手枪,似乎想要开枪,但是第二枪、第三枪接连响起,卡佳的枪落在地上。

  随后,她的身子被人拉起来,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略黑的年轻人站在她面前,用手在她眼前晃着

  “怎么样,没让人打坏吧?你就是玉美人啊?是挺俊的,我叫孙美瑶,是来给你帮忙的。那笔钱藏在哪,带我去吧。冠侯怕你干不了这活,让我带人给你打接应来了,得亏我来的是时候。”

  新民知府衙门内,徐菊人此时,陷入了一干红蓝顶子武官包围之中。这些人都是盛京各路军马的带兵官,手上的兵力加起来,足有数万。他们个个面带不善,丝毫没有对上官的尊敬,口水几乎喷到徐菊人身上。

  “银子,我们要银子!”

  “这日子没法过了,朝廷不差饿兵,这是小孩都懂得道理,可是现在呢?我们的兵,欠饷多久了?朝廷不发军饷,我们喝西北风啊!手下的兵,穷的要当裤子,我这个做长官的,没脸跟他们打招呼。既然你是新来的总督,那好先把欠饷补齐,我们再谈其他。不然的话,我手下的兵,可是没法干了。”

  “我这次带了三百人来,就是等着搬银子回去,给弟兄们发饷过年的。如果再不给饷,这帮丘八发了性,我可是按不住他们。到时候他们拖枪为匪,上山当红胡子,朝廷可不要怪罪我们。”

  “新民府的五营巡防营也欠了几个月的饷,眼看到了年关,他们要是拿钱庄当铺杀年猪,我们也没办法。”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几成包围之势,徐菊人久历宦海,见多识广,这种把戏瞒不过他的眼睛。只是这种招数用出来,就是要抓破脸,大家都是体面人,等闲不会用。他将脸一沉,不理一干将弁,只看增其“瑞翁,这算怎么回事?我身上带着旨意,我想,咱们还是先宣旨意,再处理琐碎的事为好。”

  增其心知旨意对自己必然不利,连忙道:“徐老兄,众怒难犯,现在这个局面,你让我怎么接旨。既不能设摆香案,也不能接圣旨,倘有简慢,不还是我的不是了?我看,咱们还是先处理这事。”

  徐菊人带的十几名亲兵,都是武卫军里特选勇士,身强体健,此时见一众红蓝顶子武官围过来,便用身子组成人墙,保护自己的主官,同时伸手摸枪。可是这当口,增其手下的小队子已经抽出双枪围过来。

  增其道:“咱们今天是来讲道理的,不是来动刀兵的,谁敢动武,就给我缴了谁的械。盛京是有规矩的地方,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在此胡作非为。”

  板西八郎目光一寒“增其将军,请你考虑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他这支观察团人数有四十人上下,但是基本没有公开携带武器,此时与全副武装的小队子冲突,多半是要吃亏的。但是他们是扶桑人,以洋人身份,料来增其不敢加害。就在此时,一阵军靴声响起,二十几名手持长短枪械的铁勒人,怒目横眉的从外面冲进来,用手中的武器,对准了这一行扶桑观察团。

  “卑鄙无耻的扶桑人么?现在,跟你们的天皇说永别吧。以神圣的铁勒帝国皇帝陛下名义,逮捕你们这些间谍。徐大人,我国与扶桑正在战争之中,你擅自带扶桑间谍进入新民,导致我国马德里道夫人大校遇刺。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你欠我们一个交代。”

  为首的铁勒军官面目凶恶,眼睛里透着凶光,手中的左轮枪,几乎直接对准了徐菊人的头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