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发难(1/2)

加入书签

  依旧是四海楼的那间小帐房,曾经承载着四海楼少东家杨少安无数甜蜜梦想与幸福回忆的小房子,现在则变成了屈辱的代名词。

  他每当看到那张床,就会想起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在这上面的种种模样。更让他心痛的事,现在当他路过那间房时,就能听到里面传出的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以及那悦耳的唱腔。

  这笑声和唱,曾经让他着迷,让他疯狂,让他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可是现在,声音依旧,却不再是为他所发。

  他并不能苛求玉美人为他守身,毕竟名义上,她还是增其的三姨太。如果再考虑过往,玉美人是平康出身,被增其赎出为妾,也不是三贞九烈的女子。即使她倒在另一个男人怀里时,他也可以说其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得不作出的牺牲。但是这笑声伴随着婉转的歌喉,却显然是发自内心的演出,并非别人强迫。

  “大人……你听,我唱的怎么样。”玉美人如同条蛇一样,在赵冠侯身上缠着,比起生涩的凤喜,她显然出色的多,能够用最短的时间挑起男人的火焰,然后把两个人都吞噬掉。

  “你知道了一切,就不怕,我把你也杀了灭口?”赵冠侯的手,在她光滑如玉的肌肤上摸索着,冷声道。

  玉美人却低语着“不怕,你杀了我吧,我愿意让你杀。你想怎么杀我?就像刚才那样弄死我?我求之不得。”

  “行了,你男人就在这,让他听到不合适。”

  “他如果敢为我杀铁勒的大校,我也会这样对待他。哪怕他不敢,雇人去杀,我也会像是伺候你一样伺候他。可是他做的只有哭,不停的哭,然后就是抱怨,抱怨老天,抱怨我,抱怨身边所有的人,简直像个小可怜,让我怎么能这么伺候他。”

  马德里的行踪是玉美人打探出来,告知赵冠侯的,她以为两人只会是谈谈,没想到,居然出了人命。其他人还在怀疑扶桑间谍时,她已经明白,杀人的到底是谁,又是为了什么。

  这种事当然不能说开,否则她第一个会死。但是当得知真相的那一刹那,她就觉得赵冠侯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既温暖又充满危险。而她则是一只扑火的飞娥,为了那一刹那温暖,不在意被烧的精光。

  “行了,就别发癫了,等你和你那小男人一结婚,我再碰你,他就该跟我玩命了。你把这药带好,按我吩咐的去做,其他的都别管。等完事之后,我会给你开一张支票,到山东就能提十五万元。”

  玉美人接过那药包,仔细检查了一下,点头道:“大人放心,妾身知道怎么做。他留在家里的小队子,永远是二十人,带在身边的三十个人。一律都是两只短枪,长枪带不进去。您只要对付那三十名手枪队就行。”

  “那些人归我管,你自己小心着些,别对付人不成,再让人把你收拾了。你还有好日子没过呢。”

  等赵冠侯回家时,凤喜已经做好了饭在等着,如同一个妻子在等晚归的丈夫。赵冠侯很有些不好意思,玉美人身上用的香水,怎么都能闻的出来。好在凤喜压根不在乎,她不喜欢自己,就如自己不喜欢她一样。但是为着苏寒芝的嘱托,她还是得把差事做好。

  孙美瑶这时从外头进来,提鼻子嗅了嗅,脸一沉“又是她?家里不是有个新的,为什么非要去碰那个烂货?”

  “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用她那两只小手,帮咱一个忙,总是要应酬她一下。我不那么着,她不肯信我,总怕我会杀人灭口。”

  “要我说,也该杀人灭口。她知道的,太多了。”孙美瑶冷哼一声“铁勒人抓了她一审,不是什么都问出来了?”

  “问出来也没用,他们没法用这个证据告我,最多是跟我杀来杀去。比暗杀,我不怕任何人。”赵冠侯冷哼一声“再说,现在铁勒人未必顾的上我,他们这二十几个人的办事处,也没几天蹦达头了。瑞恩斯坦那里有情报来,跟老徐一起来的,是扶桑人板西。条约规定,我国雇佣顾问,只能用普鲁士人。扶桑人就绕个圈子,这些人不是顾问,而是观察团,表面上只是观摩战争,实际上与顾问一样。板西就是搞情报的,他来,肯定是要拔掉铁勒办事处这个钉子。到时候这帮人都成了死人,还有什么可怕。”

  孙美瑶也知,目前铁勒扶桑的战争陷入僵持,前线上胜负不易分,决胜的关键,转向了后方。谁能够打掉对方的补给线,谁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扶桑人前来,显然是希望大金提供实质的支持,帮他们把铁勒彻底灭掉。

  在这种情况下,铁勒这个办事处,不大可能存在,最多就是如何消灭的技术一点,相信扶桑人肯定有办法。孙美瑶道:“这倒是正事,可也不能不顾身体的跟她瞎闹。不就是抓个增其么,我带人把他绑了就完。在山东时,这样的票,我绑了不知道多少。”

  “那五十人都是好身手,我不想你冒险,能稳妥点是最好。”赵冠侯拉住了孙美瑶的手,后者挣扎几下,就不说什么。凤喜的头低下来,总有一种弃妇的感觉。不管这个男人她喜欢不喜欢,总是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男人,却对她这么冷淡,她自然不会高兴。

  赵冠侯却在此时,变戏法一般变出条项链“凤喜,看这个喜欢不喜欢,我今天特意去珠宝行买的。若是不喜欢,明天再换。新民是大城市,好手艺人多,你喜欢什么样子,我让他们去打。”

  凤喜连忙摇着头“不……我是个下人,不能戴这个。”

  “什么下人,都已经睡在一起了,还什么下人?来,我给你戴上,今晚上还是你陪我。”

  孙美瑶故意装做吃醋的哼了一声,却让凤喜的心里舒服了一点,即使谈不到爱,这种感觉,也让她可以感到好过。自己是在替夫人争男人,多争一点,就是大夫人多赢一些,她对自己如是说。

  次日天不亮,凤喜就伺候着赵冠侯起来,今天徐菊人八点进城,他得到外头去接。可是赵冠侯却不去城里,而是飞马到了新民府的校场,曹李二人以及他带来的几名军官均在这里等候,赵冠侯将众人叫到帐篷之内“怎么样,弟兄们今天有准备了吧?”

  “放心,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一声令下,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