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出卖(1/2)

加入书签

  关外三省向设将军,而无督抚,规制与内地,也完全不同,将军在其所辖省内可以一手遮天,算的上真正的海外天子。

  增其治军无方,聚敛有术,在任上,不但将开垦柔然土地的垦殖银大量贪墨,旗饷上也大做文章。除此以外,关外为女真龙兴之地,本来禁止开矿,可是增其却开始放松矿禁,再从矿主收里收受银两,很是聚敛了一笔财富。

  除了这些钱外,另有一笔款,则是吉林将军长顺,与他一起凑的。两人的办法,与之前的直隶总督丰禄一样,假借飞虎团背锅,将官库里的官款提取,再称飞虎团劫掠,从而掩盖证据。

  铁勒人一发动进攻,两人就认定,根本不可能战胜铁勒人,也抵挡不住铁勒人的进攻。战不能战,守不能守,可是作为将军,失守自己的防地,又有死罪,走也是万万不能成功。两人凑在一起,商议许久,想到的办法,就是凑钱赎买。

  按两人的想法,凑出一大笔银子,贿赂给铁勒的高级军官和主事大臣,将丢失的土地赎买回来。左右百姓可以不管,财物可以任取,最后只要这块地在自己手里,就可以交卸责任。

  也因为这一点,两人对于铁勒人的进攻采取不抵抗的方略,对于抵抗铁勒人进攻的忠义军也加以剿办,乃至协助铁勒人消灭刘弹子等部。

  可是尼古拉胃口甚大,并非是单纯的想要掠夺,而是想要将整个关东三省,乃至内外柔然,都纳入铁勒版图,建立所谓的黄色铁勒。这一来,两人计划破产,长顺被捕入监,这笔款他是万万不敢咬出来的。否则非但于己无益,还要另加罪责,白白便宜了增其。

  夏满江是增其的钱谷朋友,钱粮的事,都由他经手,对这事熟悉的很。他摇头道:“我与瑞翁是二十年朋友,按说是该帮他的。可是他这次的作为,实在是让我无法赞成,这一千万的款,绝对不能白白便宜了铁勒人。说一句难听的,扶桑人虽然坏,但是他们只是祸害一时,总是要走。铁勒人是要将这片疆土划为己有,如果不能驱逐走铁勒人,他们祸害的,就是一世。我身为大金子民,可不能看着祖宗的基业,就这么落到洋鬼手里,这次我要豁出性命,碰一碰他们。”

  赵冠侯道:“夏朋友,你这话说的硬气,可是恕我直言。这事关系重大,如果你对我不肯吐实,我就没法信你。到时候,误人自误,也不好说怪谁。你恨铁勒人这是公,可有什么私么?”

  “这……”夏满江不想对方这么问,一时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赵冠侯笑了笑“这天下间,自有因公忘私之人,我是信的。但夏朋友你若是这样的人,瑞翁绝对不会让你知道一千万官款下处,你们两人,也没法有二十年交情。所以,你今天要么跟我说实话,要么,我只好不和老兄说正事,只陪着您喝点茶了。”

  端茶即是送客,王五急道:“老夏,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犹豫个什么?你从中拿了多少,只管说出来。赵大人也是场面上的朋友,不会为难你,总是我王五一张老脸在,你有篓子,我替你兜就是。”

  这话所的硬扎,夏满江也不好再推辞,只好一咬牙“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面子了。我说吧。我与铁勒人,有仇。”

  他原来在奉天时,恋上个相好,乃是奉天平康巷里,一个名叫巧云的姑娘。这女子从苏州来,色艺都很出色。虽然奉天不如京城讲究,没有清吟小班。但是一等班子的姑娘,身价也不低。何况有他的面子在,巧云可以不接其他的客,只候着他一人,于夏满江而言,与侧室无异。他也正准备着想办法弄一笔钱,帮巧云赎身。

  不想铁勒兵锋骤至,增其仓皇远遁,夏满江随他到了新民,来不及接人。等到铁勒人需要谈判时,特意邀请增其回去,夏满江随之回奉天,却知奉天失守时,一群哥萨克骑兵进城到处找女人,面目姣好的巧云,被十几个哥萨克堵在屋里,任她跪地求饶也是无用。十几个人轮流坐庄,将个江南弱质女流,活生生给弄死了。

  噩耗陡闻,夏满江伤心欲绝,心中自然恨极了铁勒,更恨极了哥萨克,若非是个文人,几乎忍不住要提着刀去找铁勒人拼命。而增其对此事略有耳闻,却未放在心上,依旧一心与铁勒结交,希望学章少荃的样子,挟洋势自重。

  直到遇到王五,夏满江才算有了点希望,赵冠侯在宣化大杀哥萨克,对他而言,就如同给巧云报仇。他心里也认定这是个豪杰,也是个朋友,能帮他的忙。责无旁贷。

  夏满江道:“我与铁勒人不共戴天,一千万元绝对不能落到这些狗贼手里。再者,朝廷规制,关外三省的属员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增其一退,我的差事也就算到了头。可我不甘心,我还有满腹才华未能施展,若是赵大人能在海翁面前保我一本,我愿意留在海翁身边出力,继续为朝廷做事。”

  “你做事的目的是?”

  “对付铁勒人!他们这次就算战败,也不至于败的全军覆没,将来少不了和他们打交道。我留在这里,就是要用我的才华,和他们周旋,不能让他们舒服的吃下关外的利益。”

  “你这样说,我反倒放心。大丈夫妻财子不让,有这个仇,换了是我,早就杀几十个铁勒人去出口气。跟他们作对,没什么不对的,你放心,这笔钱,我绝对不会让它们落到铁勒人手里,至于你的前程,纵然菊人不用,我的山东,也要用人。”

  “那就多谢了。这笔钱的地方,我现在就可以说。”

  这笔官款当初存放时,经手人不多,主要是干活的士兵。而这些士兵在完工之后,就被增其派到战场上打仗,故意派的是个jué,又不发援军,结果上千兵弁全军覆没。是以知情人,也就三五个而已。

  “他这笔款,是埋在新民城内,他住的那个官学里。增其当初在新民修建一座官学,美其名为新式学堂,为将来实行新政做准备。实际既无教员,更无学生,学堂有名而无实。为的就是帮他藏匿金银,以为后用。现在他在自己贴身小队子的保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