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与众不同的约会(1/2)

加入书签

  赵冠侯留下的这支力量,乃是孙美瑶的一个骑兵哨,外加他自己的米尼步枪哨。全部成员都拥有脚力,又缴获了土匪的牲口,正好可以装运物资。队伍里又拖了两门二磅炮,这种火力,对付土匪绺子,基本就是牛刀杀鸡,战无不胜。

  “砰。”

  一声枪响,一匹乌锥马上的骑士惨叫着摔落马下,预示着又一位绿林豪杰的饮恨。短短十几日间,二十几个绺子、乃至于服务于铁勒或扶桑的花膀子队先后覆灭,光是俘虏已经抓了超过一百人。

  这些人中有一部分试图逃跑,随后就变成了无头尸体,剩下的人,就只好留下当夫子,为官军运输自各个山寨中缴获而来的物资。

  粮食、枪弹、药品、牲畜再有就是珍贵的皮货。匪徒缺乏将现金转化为战斗力的手段,很多时候,即使有钱,也买不到需要的东西。

  何况随着战争的进行,购买枪弹日渐艰难,就连伤药都被控制起来,所以不少绺子里存有一定量的金银或是烟土,却缺乏弹药和粮食。随着绺子被连根拔起,这些储蓄,也就成了官军的缴获,随后进了四恒的手里。

  这帮匪徒过去与官军交战,属于能打则打,打不赢也可以逃。但是这回遇到的前军,算是他们的克星。孙美瑶出身绿林,对于这套把戏最熟,以匪剿匪,历来最是狠毒。

  孙美瑶的战术,专门针对这些绺子而来,他们打既打不过,逃也逃不掉。乃至于几个绺子联成一线想要拼一把,结果就是省了赵冠侯不少力气,把他们一网打尽。

  为这些土匪武装所扰的大户、乡绅,都感觉到了前军的好处。他们剿匪不吃大户,也不摊派征收,购买物资一律给付现金,大兵全都规矩着,家里的女眷不用往脸上涂锅灰也能保住请。这让乡绅们大为受惠,支应军需,乃至指路都很踊跃。

  随着这名匪首被击毙,这一带最后一股成气候的绺子被拔,计算一下徐菊人的路程,赵冠侯知道,自己这队人,也该去新民府为他打前站了。

  他与孙美瑶两人放开马力,一匹泰西大白马与一匹山东枣红驹,一口气跑出十几里。孙美瑶得意的呼出一口气“过瘾,这几天的仗真过瘾。”

  “不是过瘾,是约会啊。你不是想要个约会么?我们到了新民府,当然可以下馆子听大戏,然后去买买东西。不过这些对你而言,都太寻常了,或者说,不能算是你独有的享受。纵马杀贼,追亡逐北,这是属于骑兵的浪漫,也是属于你的浪漫,所以我的太太,你对这个约会,还满意么?”

  听他这么一说,孙美瑶的脸莫名一热,虽然抹着药粉看不出来,但还是不自觉的低下头。“你……你剿这么多匪,都是为了我?五爷一直还说,你是个好汉,至少能为老百姓办点好事,要让他知道是这样,还不得气死?”

  “所以我们两得到这来说啊。我剿匪,倒也不能说没有保境安民的意思,可是这种事不是我的差事,我做也可,不做也没毛病。再说我杀的这些花膀子队里,还有些扶桑人扶植的力量,等到了新民,还要和扶桑人办交涉磨牙,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何必惹这个麻烦。”

  孙美瑶心头一甜,从自己的马上跳下来,与赵冠侯手拉着手,走到一棵树下坐好。两人的脚力,在一旁去啃青,她将头靠在赵冠侯肩上,手主动抓住了赵冠侯的手。

  “在山里吧,我也见过一些对老婆好的男人,那也不过是下山做买卖的时候,记得给自己的婆娘扯几尺布,买几样首饰,那就得说对老婆顶好了。像你这样,为了我去打这么多山寨的,这说出去没人会信。我……知足了。”

  “这算什么,为自己女人扯花布做衣服,买首饰,都是应该做的事,不算什么浪漫。不够罗曼蒂克……算了,你不明白,这是洋人的话,就是说,我应该让你感觉到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这对你才公平。尤其这次出关,你没有替手的人……很辛苦吧。”

  孙美瑶羞的朝他胸前打了一拳“胡说什么,当心让人听见,怪不好意思的。你在梁老财那住的的时候,他家老姑娘天不亮就起来给你蒸馒头,还在你窗户根下头唱回杯记,你要是开开门,她准能钻进去。”

  “梁不仁这人太抠门,姑娘用他点白面蒸馒头,都能打姑娘一顿鞭子,至于么?还财主呢,我又不是不给他钱。格局太小,难成大事。”

  “我还以为你要在那多住几天,把他闺女勾上手再走呢,反正到时候你拔腿启程,她想找都找不到人。”

  “你想想啊,她见的都什么人啊?除了她爹,就是长工、短工,炮手。我一个头品顶戴,三品大员,她动心是很正常的。可惜啊,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注意,哪会有其他心思。反正我打赌,她没你漂亮。”

  孙美瑶笑道:“再好看,天天看也腻了。你……你要是偶尔偷一次嘴的话,我可以当没看见。反正不带回去就好。还有,不许你去那种地方找女人,这里的女人可不如八大胡同讲究,万一有什么病,那不是好玩的。”

  “你这算不算玩忽职守?当心回家之后,十格格饶你不过。”

  “我又不傻,男人要是想在外头花呢,我是想拦也拦不住的。还不如放你可以偷几回嘴,反正记住啊,不许找那些脏的,别把病带回来,其他的么,反正就是偷吃,吃完就走。回山东时,就得一刀两断,不许再有牵扯。”

  赵冠侯笑道:“你防范的倒挺严,放心吧,我是不会去偷的。那些大户人家的闺女,如果我碰了她们,说不定就要寻死觅活,找我要说法,我不惹这个麻烦。再说,我还没遇到一个,值得我出手的呢。这次到关外,就是奖励你的,只有你陪我,让你过一回夫人的瘾。”

  两人亲昵一阵,上马回归队伍,霍虬已经让队伍扎住,专门等他回来再动身,显然怕有人不懂事,去破坏主官好事。

  等到队伍起程时,孙美瑶与赵冠侯并马而行,时而对视微笑的情景,让在队伍后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