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血战津门三(1/2)

加入书签

  乌云遮盖了天际,太阳的光辉被无尽的云团遮蔽,白日如同黑夜,阵阵阴风呼啸,将死亡与绝望的气息弥漫开去。烟柱随着火焰升起,到处都是嘶喊声、惨叫声。沉重的木门被无情的撞开,成群的铁勒士兵,如同脱笼的野兽,肆无忌惮,横冲直撞。

  同属帝制国家,铁勒这个北方强邻与金国在某些方面很像,比如在苛待士兵上,双方主官可说难分上下,这些被本官称为灰色牲口的士兵,不管是军饷还是后勤补给上,都严格参照牲口的标准。在其长官心中,将这些人看做士兵,不如说看做两脚类人生物,更恰如其分。

  于是,这样的部队,当成功的实现战略目的,攻入村镇之后,会恪尽职守的扮演好牲口这一角色,将所有能抢的东西席卷一空,将所有遇到的女人尽数间污后杀死。

  飞虎团事变中,于铁勒并没有直接的损害,但是当战事一开,铁勒派出的部队,却是最多的一个。其进入津门的部队八千人,仅次于扶桑广岛师团的一万人马,而在关外,他们动用的兵力却超过了十五万。

  进入津门的铁勒士兵,与他们关外的战友一样,对于金国的一切都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从人头到女人再到金银,一样不落。这座盐商的别墅,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富翁的住宅,这些铁勒士兵知道,这样的院子里,往往有更多的钱和更漂亮的女人。

  他们撞开大门之后的心情,一如那些冒险故事中,进入宝库的主人公,眼前仿佛出现的是美丽的仙女,和堆积如山的财宝。但事实上,他们眼前出现的,只有十几个大红衣裙,手提刀剑的女子。这些人,他们已经打过很多次交道,知道其有个共同名字“红灯照”。

  洋兵端起了枪,但是红灯照竟然也有数支枪,洋兵一进来,就先行开枪射击。她们射击的水平不高,一排枪响过去,只有两个铁勒兵倒下。

  但是其他的铁勒兵也放弃了射击,改为举起刺刀冲上去,因为他们发现,这些女人足够年轻,也足够漂亮,如果用枪把她们打死,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他们应该考虑用另一种枪,以其他的方式杀死她们。

  姑娘们仓促的丢下枪,举起了兵器,姜凤芝手中的左轮接连扣动扳机,心里数着数“一、二、三、四……”她不敢把子弹都打光,必须留一发子弹给自己。与这些女人不同,她身上穿的是一身白,头上缠着白布,这是挂孝,替自己的父亲挂孝。

  姜不倒是在攻打紫竹林那一战里死的,他最终没有听从赵冠侯的意见,还是参与了对租界的战斗。至少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机会,一个一雪前耻,扬眉吐气的机会。洋人欺中华太甚,是该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知道中国百姓不好惹的时候了。

  按照曹福田的计划,金国官府购买了上百头牛,头上插着尖刀,尾巴上栓上鞭炮,以狂牛冲阵,效法上古先贤火牛阵之法。但是事实上,先贤在记录中,肯定遗漏了一些什么,一部分牛发疯以后并不是向前,而是没有意义的乱跑,反倒是让飞虎团受了一些损失。

  随后的进攻,就更是一场悲剧。火牛虽然有效的踏响了一部分地雷,但是形成的战场宽度不够。飞虎团并没有经过严格的队列训练,大家盲目的冲进去,还是有不少人踩响了地雷。

  他们一度杀入了租界,一度距离胜利只一步之谣,靠着兵力优势,他们甚至将八卦旗,插到了洋人的楼上。可他们的成就,也仅止于此。洋人密集的枪弹炮弹,租界里大批的侨民以及逃入租界避难的华人教民,利用洋行的武器进行了武装,然后开始了反击。炮弹如同雨点般落在飞虎团的队伍里,正如张德成曾经说过的,整个津门要地,都在洋人炮火射击范围内。

  不管是飞虎团的大阵,还是马玉仑精心布置的炮垒,都在炮火中被无情摧毁。随后就是密集的枪弹,以及洋兵的白刃冲锋。八卦旗倒下了,飞虎团的头领,张德成、曹福田两人下落不明,林黑姑被擒,整个津门的飞虎团,到此时基本已经算是进入群龙无首的境地,几乎在洋人的反击下全军覆没。

  姜不倒是在这个时候举起了大旗,以首领身份出现,整顿残兵,带着剩余的拳民撤退出战区。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津门的飞虎团,多半会被彻底摧毁。但是姜不倒虽然拯救了飞虎团,却没能拯救自己。由于担任殿后任务,其与十几名弟子陷入洋兵包围之中,最后姜凤芝与丁剑鸣舍命救出来的,只是他被刺刀捅的不成样子的尸体。

  姜凤芝几乎是在父亲死去的夜晚,飞速的成长起来,联络了刘二姑、董三姑两个首领,将红灯照集合起来,向她们宣布一个命令,就地解散,各回各家。

  她已经看的出来,一切都完了,靠着血肉之躯,和那根本不灵的仙术,不可能抵挡洋人的枪弹。而朝廷对她们已经不再友善,不知道什么时候,屠刀就会落在自己头上,这个时候,能走几个是几个。

  大多数女子都在哭,她们不愿意离开,至少有这个组织,她们可以不用看丈夫的眼色,不用去从事家务劳动,不用干活就有饭吃。但是最终她们还是走了,男人都败了,她们留下,也不会有好结果。

  可是依旧有一些人留下,她们的父兄或死于洋人之手,或死于教民之手,她们并不在意自己是否能活下去,只想着尽可能多杀一些洋人。今天留在这里的,差不多就是红灯照在津门最后的一些铁杆成员,她们拼尽力量,只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比男人差劲。

  这些人接受过武术训练,但在身高体健的洋兵面前,这些训练的意义并不明显。铁勒人本就重视白刃格斗,军中有“刺刀是好汉,子弹是笨蛋”这样的谚语,临阵时经常主动发起白刃冲锋,刺刀见红,白兵交接,算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即使为了活捉,他们并没有选择开枪,但是身体和力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