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津门拳乱一(1/2)

加入书签

  四营步兵,调动起来并不为难,至于管带人选上,则颇下了番心思。李秀山因为在刘家台护卫有功,浴血苦战,破格提拔做了管带,与曹仲昆各统一营,皆派入京城办差。这人与赵冠侯义结金兰,他们的两营人马,就可以看做赵冠侯的基本部队,惟其马首是瞻。

  另外两营的管带,一个名叫王德贤,另一个则是被降两级使用的段香岩。王德贤此人才具平庸,但胜在一个好处,就是听话。于上官命令言听计从,不敢违反,段香岩则还是待罪之身,荣辱全在赵冠侯一言而决,不敢不听。是以这四个部下的组合,就是告诉赵冠侯,整个部队,都由他掌握了。

  那一哨米尼步枪兵,则是赵冠侯炮标里的精锐,由亲信霍虬指挥,确保服从调度,有此重兵护卫,错非是拳匪联合了右军外加虎神营一起来攻,否则绝不至于有什么问题。等到德州出发时,苏寒芝特意嘱咐着

  “记得把凤芝妹子接来啊,我怪想她的。她也真是,当时说好的,我走,她随后就来,怎么这么长时间,一点音信都没有。听说现在闹拳闹的又厉害,她该不会是有什么意外吧?”

  “我想,还不至于吧。她自己就是拳里的人,朱红登那事也没人知道,何况师父还是拳里极有名望的前辈,总不至于杀到她头上。等我到津门时看一眼,总可以接人。”

  原本姜凤芝与他同来山东时,彼此心意已明,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迎娶,就算完成手续。内中为难者,不过是姜不倒的态度,是否愿意自己的独生女儿做小。当然,赵冠侯也有办法,实在不行,就先把米做成了饭,也不怕他不点头。

  按说这事是没的更改了,谁知姜凤芝那里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苏寒芝来山东后,她就迟迟不动,等到过完了年,也没消息。眼下形势日渐紧张,这次去津门,不管怎样,也得将她带走再说。这次进京的火车,乃是从路局调的专列,除了运兵之外,专门为了将各位直隶有家小的将弁将亲属运回,以免他日受害。

  与他同行的除了十格格,还有简森夫人,她在津门也有不少生意,这回要去做个处置。她倒是不怕打砸,按她的说法,不管有多少东西被毁掉,将来金国都得赔偿她更好的,所以压根就不在乎。但是总归是要回去看看,另外,就是有几个仓库里的存货,要趁机清理一下,将来可以栽赃到飞虎团头上,把物资留给赵冠侯用。

  赵冠侯从银票里拿了一万两出来,交给了简森,让她务必设法购买些炮弹还有米尼枪,另外就是军工原料,各种药品。一旦发生战事,这些无一不是紧俏物资,甚至是有钱买不到的好东西。至于说这部分款的问题,总归是从银行周转,只说是手续费,总可以推托。

  简森夫人的面色也极为凝重,她在洋人圈子里有很多朋友,消息向来灵通,这次打探到的消息,于金国而言,也十分不利。先是铁勒方面向金国发出照会,如果金国无力对付直隶的拳匪,铁勒将基于两国多年以来的友好关系,出兵助剿。

  既有铁勒开头,余国便不落人后,随后提出类似要求的就是扶桑。两国之中,前者有侵占关外龙兴之地之好,后者有占大员夺琉球之旧,皆是金国一等一的友好邻邦,两家芳邻,皆要入境安民,大金子民命数,不问可知。

  这两国并非说说而已,铁勒已经开始调动军队,派出兵舰,向大沽口方向运兵。虽然人没上岸,但是声势已足,只要有一点火星,就足以酿成一场大乱。普鲁士等国虽然未曾这般激进,但国内亦有出兵金国,剿灭拳匪的舆论。

  换句话说,列强欲谋金国之心,非止一日,但师出终归要有名。任意一国想要在金国身上吃掉太多利益,就得考虑,是否会触动其他强国底线。是以,在过去的时候,可以说各国之间,还能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互相略做制衡。而拳民之事一出,各国都有了出兵干预的口实,再想遏制他们,却已经很困难了。

  善于办洋务的章桐,趁着两广总督出缺,多方运作,终于得偿心愿,外放两广,躲开了是非之地。京城中办洋务的官员,才具固然不能与章桐相比,威望就更差的远。何况,现在还有端、庄两府的势力从中做梗,复有清流枢臣,一力排洋,和谈二字,几无从谈起,兵祸的发生,就只是时间问题。

  比利时是小国,对于这种出兵打仗的事,倒是没什么兴趣参加,最多是跟在后头发点洋财,拣点便宜而已。简森夫人对于这些事,其实关注度本也不高。可是赵冠侯既一脚踏进了这个是非坑里,她就不得不为着情郎考虑,看他怎么摆脱这个险境。

  曹仲昆等人也知,此次出发,必是赵冠侯为主,也就安心听发吩咐。只有段香岩胆量最薄,听到局势危殆,几乎就想要写折子请病假开缺,不去京里送死。

  赵冠侯笑道:“几位也不必担心,咱们都是大帅心腹,怎么会派送死的任务给咱们?这次的情形虽然凶险,但大家只要机灵点,总可以保全自身。至于部下么,能保多少是多少,量力而行,大帅不会苛求。临行时,给士兵发了两个月的恩饷,实际就是买他们一个敢死。”

  他这话一说,就是说必要时候可以抛弃士兵,临阵而走,上峰绝不怪罪,这几个人,才多少有了些把握。赵冠侯又道:

  “咱们营里,不少弟兄的家眷都在直隶,这次既是前往京里帮场子,也是为了咱自己打算。等到一打起来,家眷难免受害,这趟列车,就是一趟保命的车。我计算了一下,拉了咱们四营又一哨的兵,地方还有富余,而且还有装备粮秣。等到这些东西都卸下去之后,就又是一部分空间。再挤一挤,多运些人,不成问题。而这部分人头里,我想大概可以挤出六百个座位,卖六百张票。”

  扫视了一眼众人,赵冠侯脸上带笑“几位都是聪明人,这里面的事,不用我说,大家心里有数。这个时候,拳匪四处在拆铁道,烧枕木,连泰西的工程师都遇害了。想逃难的,多是乘马车,可是马车一来逃不快,二来逃不远,飞虎团沿途搜检马车,遇到他们,最轻的也是抢去盘缠行李,重者就连性命也未必能保。这火车既快又安全,我想,那些大绅巨贾,定然舍得花钱。”

  这里的商机,在场几人基本都看的明白,王德贤年岁最长,生的土里土气,怎么看也是个土佬。他赔着笑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