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暗子(1/2)

加入书签

  单是这笔生意的佣金,就足够赵冠侯还清简森的欠债,不用把自己抵给她。▲∴可是简森却固执的为他开了支票,随后两人一番尽欢之后,躺在他怀中道:

  “我不会让你有机会还清我的债,你别想摆脱我,我知道,办你岳父的丧事,花了你一大笔钱。这么大数目的银子拿回去,你的夫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简森,亲爱的……”

  “好了,亲爱的。”简森温柔的一笑“你帮我做成了最想做的一笔生意,这是你应得的。等到你让我建立起电车公司,你所得到的会更多。哦,我必须承认,这种事的滋味……很美妙,当然前提是要跟合适的人做,让我们继续……”房间里的灯烛熄灭,帷幔又剧烈的晃动起来。

  韩荣房中,在密室里闷了一天的儿女,狼吞虎咽的吃着点心,韩荣看着两人,慈祥的说着“慢点吃,别急。你们两个,今天学到了什么?”

  福子将点心吞下去,然后问道:“阿玛,您以前教过女儿,不但要学会搭桥,更要学会拆桥。赵冠侯把事情都谈成了,您为什么不拆了他这桥,把功劳自己拿过来,何必非得用他?”

  “傻女儿。你不能死学,这赵冠侯与那洋女人有私情,我要是把他的路子断了,这事还谈的成?几十万银子的股本,怎么也能落下六七万,等你出门子时,能着实办些嫁妆呢。再说了,太后还要用他看着袁慰亭,那是正事,拆桥可以,但是拆了桥,让要紧的人过不去河,就是罪过了,所以桥不能不拆,也不能乱拆,你啊,还得慢慢学。”

  “阿玛欺负人……”福子已经是大姑娘,自然知道出门子的意思,脸微微一红“阿玛,那个赵冠侯,懂的倒是挺多的。可是,连洋人都跟他有私情?这……这可是以前没听说过的事。”

  “是啊,这事确实透着稀罕,连阿玛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个人,我要用一用了,只冲他的才干,若是只为袁慰亭所用,就太可惜了。”

  按韩荣原本的想法,是把赵冠侯留在自己身边,来个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一个四品涅蓝顶子,给自己当个戈什哈,也不算屈材。可是听女儿一提,他却想到,自己的闺女,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是有女淮春,吉士诱之的年岁,最是容易出问题。赵冠侯年少英武,能搭上洋人,自有手段。若是日久天长,也有了什么闺阁丑闻,自己却是把老鼠放到了米缸里,这个想法只好作罢。

  到了第二天,两个领事辞行回了津门,韩荣也把会谈经过拟成奏折,连同草约内容附于奏折之后,派人送往京城。随后将赵冠侯叫到签押房内,这次的他,却不似初见时那般急,也自没了那份礼贤下士,而是面色严肃,神态间也有几分傲慢。

  “赵冠侯,这次的差事做的不错,不管朝廷如何批复,咱们也算是尽了力,也是对的起皇上,对的起佛爷,不失臣子的本分。”

  “一切全靠大帅调度有方,下官不敢居功。”赵冠侯见他神色,心知,这是卸磨杀驴。不过简森还在保定没走,韩荣也绝对不敢做的过分,否则那些款子上随便卡一卡,就能急的他跳脚。

  只听韩荣又道:“赵冠侯,你也不用给本官戴高帽子,我问你一句话,你好生回给我。你这顶子,是谁给的?”

  “卑职的前程,自然是老佛爷的赏赐,众位大人的栽培。”

  “错了。你的顶子,是老佛爷给的,跟其他人没关系。你为朝廷立过大功,还算救过驾。可是又怎么样呢?王文召不知道你,袁慰亭,只给你一个七品顶子。是老佛爷,又赏顶戴花翎,又赏黄马褂,你才活的像个人样。做人要知恩图报,你应该知道报答谁。”

  “卑职明白,自当为老佛爷效力。粉身碎骨,再所不辞。”

  “明白就好。自从长毛子做乱,咱们大金的武职就有些泛滥,红蓝顶子,不像过去值钱了。本相身边的戈什哈,也有个三品顶戴呢。你若是只得了个涅蓝顶,就心满意足,这辈子的造化,也就到头了。若是想要好好混呢,本相保你个亮红顶子穿朝马,也不是什么难事。若是你不好好干,不但顶子保不住,就连脑袋,也危险的很!”

  “一切全听大帅安排!”

  韩荣面色忽然一正,厉声道:“有懿旨说与赵冠侯听,接旨!”

  回程时,简森包了一个火车包厢,在包厢内,一如个乖巧的妻子,蜷缩在丈夫怀里,丝毫看不到一点女强人风范。

  “亲爱的,你们的总督,让你去做密探,负责看住袁慰亭?我的上帝,他为什么不直接罢免他的官职,而要用这种办法,监视自己手下的军官。”

  “简森,你不明白。他并没有解决掉袁慰亭的理由,何况袁是一个出色的军官,能力摆在那,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罢免掉他?甚至说起来,韩大帅还要算做袁大人的举主,若是有人攻讦,他还要设法保全袁大人。”

  “我的作用,其实类似于一道保险,如果袁大人对金国忠心耿耿,我便永远发挥不了作用。可他若是因为自己手握重兵,而心生恶念,我便要负责砍掉他的脑袋,以保住金国的江山。韩荣一方面是个人,要为自己考虑,一方面,他也是金国女真高官,也要为金国的江山考虑。他这次让我回去带一个炮营,为的,就是让我把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掌握在自己手里,为其所用。而我身边,说不定也有这种暗子,在负责监视我。”

  眼下这个时代,并没有某一个军兵种可以说自己天下无敌。各种兵种之间,实际是有个微妙的平衡,任何一个兵种,都是战场上不可缺少的。但是炮兵单以进攻能力而论,确实是各兵种之冠。谁掌握了炮队,谁就拥有了更大的发言权,步兵骑兵攻坚破敌,哪个也离不了炮队发威,炮兵的带兵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