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帝王心术(1/2)

加入书签

  慈喜在操场上,很是讲了一番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道理,赵冠侯发现,不少人的眼中,都涌动着名为野心的火焰。在自己这个活生生的例子面前,不知多少人已经动了心,想着要拼了性命,换一场富贵回来。换句话说,这一顶顶戴一根花翎带来的回报,却比方才发内帑二十万两的效果,还要强的多。这个老妇人,不愧是帝国的最高掌权者,确实有着常人难及的手腕。在这样的女人面前,即使是袁慰亭,也最好是伏低做小,不要有什么不当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赵冠侯是不吃亏的。一场风波,为他换来了四品顶戴与单眼花翎,这个官职在新军里,可以做到帮带这一个级别,与曹仲昆几可平起平坐。

  而且太后又是赏顶子,又是赏花翎,这份荣宠近年少有,比起一干等着实缺的记名总兵、记名提督,赵冠侯自然是有缺即补,有空即填,实授官职只在须臾之间。要知他不久之前,还是街面上的混混,在武备学堂连结业文书都没拿下来,现在就有资格问鼎帮带,可说是一步登天。

  慈喜年纪大了,说了这么多话,也觉得有些乏累,由荣寿公主及两名太监搀扶着,直接到后面去休息,连观礼台都没上。时间不长,崔玉贵就把话传出来,太后有旨,今晚在小站歇息,明日启程返京,另外要袁慰亭随他走,与太后独对。

  递牌子、叫起、独对,都是京师里大员见驾的术语,叫袁慰亭独对,就是太后有话要与他造膝密谈。

  按说只有军机大臣,王爵宗室,疆臣督抚,才有资格单独奏对。袁慰亭一个三品臬司,没什么资格跟太后独奏,这么安排,可见,袁大人怕是有重用了。包括韩荣在内,都暗道:这袁慰亭确实做的不错,是该鲤鱼跃龙门了,看来以童子功名而得督抚要职,也指日可期。

  自己的长官去见太后,下面的人却不能闲着,太后既然要宿在这里,膳食食物,都是要地方准备的,简慢不得。袁慰亭心思缜密,对于这种迎接,自然早就有安排,包括大厨以及餐料,都已经准备的停当。太监们在旁监督着,厨师开始了忙碌,大臣们也解除了紧张状态,开始分成团体,各自说着闲话。

  赵冠侯刚刚站起来,就被自己的几名部下围住,霍虬道:“大人,你这次可是平地一声雷,发达了。那句词怎么唱来着?龙凤阁内把衣换,薛平贵也有今日天。回头小人做东,请您到登瀛楼去下馆子,再去会那个赛金花,一应使费小人全包了。您这下是平步青云,小的们,却也要沾沾光,将来您外放的时候,可一定要提挈着我们一点。咱可是跟着您效力的自己人,比外人顶用。”

  “怎么,你不想当这个亲兵棚头了?”

  “想,可是棚头实在太小了一点,若是您能带着小人,赏小人一个队正当当,小人一定尽心报效,不让您吃亏。”

  袁保山、袁保河虽然是袁氏宗族,但是和袁慰亭的关系并不算十分近,否则也不会只当两个棚头。态度上,与霍虬一样,都希望跟赵冠侯出去,到其他的营头去闯一闯。

  他们想的明白,赵冠侯如今的官职,不大可能还留在亲兵队里,放出去,起码也是从帮带做起。而这个长官虽然抓训练抓的比较严,但是不喜欢打人,也不喜欢用其他的残酷刑罚,于下属身上,也不去搜刮。自己不送礼,他也不会有什么不满。于军中而言,这就得算第一等好相与的上司。

  更重要的是,这帮人迷信思想十分严重,认定赵冠侯这种人,属于运气旺的要死的那一种。跪在地上磕头可以拣到太后的簪子,交上去,就现场赏了四品顶戴和单眼花翎。这样的人,是最不能招惹的,跟着他,只要沾一点旺气,就能官运亨通,未来的前途,比起在亲兵哨里可强的多。

  赵冠侯点点头“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好臂膀,如果我有机会外放,会叫上你们的。只是我跟你们说句实话,现在,我还不想离开大人身边。可能未来一段时间,我还是亲兵队的人,至于将来到哪一步,就将来再说了。”

  “没关系,以大人的才干和运气,将来就算做到翼统领都没问题,我们等着就好了。”袁保山点点头,袁保河也道:“今后我们三个,还有咱骑兵哨的兄弟,都听您招呼,您要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咱就跟着您干了。”

  四人正在聊着,却见远处唐天喜向这里过来,他是袁慰亭心腹,四人不敢怠慢,连忙问道:“唐爷有事?”

  唐天喜自从沈金英的事发生后,对于赵冠侯的态度就冷漠了许多,只是后来他就知道这女人不是好对付的。如果硬对着干,吃亏的只能是自己,脸变的就比变色龙还快,与赵冠侯又成了过命的亲兄弟。

  远远的他就露出了笑脸,来到四人面前,主动还了一礼,媚声媚气的说道:“四位哥哥,可千万别这么着,我可受不起。小人是奉了大人的命令,请赵大人前去回话。”

  “袁大人那边跟太后说完话了?”

  “可不。太后面前,能说的了多少话啊,三言五语的就出来了。这就是好大面子呢,太后鞍马劳顿,要睡午觉,除了大人以外,其他人可都没资格进去回话。就连王总督,一样在外头侯着,没叫呢。大人一回来,就让我找你,看的出,赵大人可是要重用了。将来发迹了,可别忘了咱这老朋友。”说到这,就又是丢了一个媚眼。

  赵冠侯只觉得身上一阵恶寒,但表面上还得敷衍着,心里暗自腹诽着袁慰亭,于旱路未免太过偏爱。等到了签押房,赵冠侯刚要下跪,袁慰亭已经拦住他

  “自己人,别来这一套,再说时间也来不及。方才太后叫我独对,并不是谈公事,而是有点差事交代下来,我一时也难准备,只好来找你,听说你会唱戏?”

  袁慰亭一问,赵冠侯自然就想起自己在县衙门外面卖打的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