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页(1/2)

加入书签

  这时候,威远侯已经命小丫鬟上来,只见一个小丫鬟托着一个描金檀木托盘,上面盖着一方绣有云纹的锦帕。

  威远侯接过来那描金檀木托盘,走上前,恭敬地亲自呈献给了平溪公主。

  平溪公主慈爱地笑着,揭开了那锦帕,只见那托盘里赫然放着一个矾红地金彩金口百福大盘,盘子里则是一对流光溢彩通透异常的和田玉镯。

  她取出那和田玉镯,慈爱地望了阿宴一眼,在手里摩挲着那玉镯:“这对玉镯,要说起来可有些来历了呢。”

  听到这话,别说是阿宴,就是惜晴,都是屏住了喘息。

  这一个镯子送出来,怕是阿宴十有八-九就是威远侯府的媳妇儿了!

  ☆、第45章玉镯子

  阿宴攥紧了手中的帕子,忍不住瞄了眼那盘中的玉镯,她也多少听出来了,这对镯子来历不寻常,今日自己若是受了,那就是被平溪公主内定的儿媳妇了。

  此生此世,她也没指望着去攀附怎么样富贵的人家,只盼着能在后宅中不受上一世的,随心所欲地当一个悠闲嫡妻罢了。

  可是若是能嫁给这威远侯,便是他以后有妾室,那又如何?人家上辈子的威远侯夫人那是当得一个滋润美满呢!

  阿宴想到这个,忽然觉得心花怒(shubaojie)放。

  这门亲事,要说起来,比沈从嘉那个亲事qiáng多了。

  至少人家威远侯不会宠妾灭妻,至少人家威远侯实在是温文尔雅清贵俊美。

  九皇子审视着阿宴,发现她羞答答地低着头,那眼眸里的惊人神(shubaoinfo)采,那唇角绽开的绝美笑意,只差扑上去说一句“我要嫁我要嫁”了。

  他暗暗冷哼一声,握着茶盏的手微一用力,顿时那茶盏成了碎片。

  碎片哗啦啦落在地上,茶水四溅了一地,也有零星溅到了九皇子的衣摆上。

  平溪公主见此,脸色顿时变了,一旁的侍女们也都是吃了一惊,忙上前收拾。

  顿时,屋子里变得凌乱一片,平溪公主忙放下那手镯,过来心疼地问九皇子:“怎么如此不小心,多大的一个人儿了,拿个茶杯竟然掉地上了,可曾伤到没有?快小心些吧。”

  待平溪公主亲自检查过后,却发现那茶盏虽然碎了,可是九皇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