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页(1/2)

加入书签

  那威远侯猛然间见一个神(shubaoinfo)清骨秀的姑娘,不免细看了一眼。

  这一看之下,只觉得那心魂陡然被摄了去一般。

  只见这姑娘米分腮红润,秀眸如水,坐在那里犹如弱柳一般,柔桡轻曼,妩媚纤弱,娇美无双。

  最是她不经意间望向自己的一眼,两颊犹如桃腮红,眸中便是无情,也仿若有万千霞光dàng漾其中。

  威远侯心神(shubaoinfo)这么一dàng-漾,便低下头,不敢再看,只是恭敬地迎着母亲回府。

  平溪公主何等人也,只看了这一眼,便知道事情八-九是成了。要知道她虽然镇日里礼佛不问世事,可却不是那迂腐之辈,也是盼着这小儿女彼此能够有情,这样以后才能和和美美长长久久啊。

  当下平溪公主带着阿宴上了府中的软轿,进了二门,过了内院,歇息下来。

  威远侯因有阿宴在,其实是不好多待的,可是不知道怎么,脚下就不忍挪动地方,只恨不得在母亲这屋子里多留一会儿,以便再多看这姑娘一眼。

  只是若说看,他又不好意思盯着这姑娘看,只好看几眼,撇开,脸红一下,再看几眼,再移开视线,然后耳根红一下。

  阿宴又不是木头人,哪能看不出呢,当下也是羞红满面。若说这事儿失礼吧,可是到底有平溪公主这位长辈在呢,若说不失礼吧,可是堂堂一个深闺的姑娘,哪里能随意就这么让人看来看去呢。

  没羞没臊的!

  于是阿宴羞答答地低着头,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平溪公主见此情景,不由越发开怀笑道:“儿啊,今日三姑娘来咱们府中,我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你去库房里,把我昔日先皇上次的那对凤纹和田玉镯取来。”

  这年纪轻轻的威远侯原本是看阿宴看傻了的,此时听得母亲那么说,细细品味其中滋味,顿时狂喜,起身恭敬地道:“谨遵母亲之命,孩儿这就去取来。”

  说着最后看了阿宴一眼,转身离去。

  阿宴听到什么先皇所赐,无缘无故的,哪里敢受这种厚礼呢,当下忙惶恐地一拜:“公主,这未免太重,阿宴不敢受之。”

  这平溪公主笑呵呵地拉着阿宴的手:“快快坐下吧。”

  阿宴羞红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