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页(1/2)

加入书签

  因为这个吧,她对这个平溪公主是格外有好感的。

  世间之人,在你繁花似锦的时候送花儿,可是少有在你落魄失意的时候还能拉着你说说话儿,偏偏人家并不觉得折损了自己的身份。阿宴也是那个时候才明白,其实那些得意之时眼高于顶,恨不得和昔日相jiāo之人撇清关系以免折损自己身份的,那才是寒酸小家子气。真正的高贵就是,即使和低到尘埃的人,也能平和地相jiāo,并且丝毫不畏惧流言蜚语。

  如今重活一世,再次见到了平溪公主。

  这时候的平溪公主比上一世阿宴见到的还年轻一些,不过眼角也有一些细纹了,那都是素日爱笑的。

  一路上,跟随着平溪公主的车驾进了城,陪着平溪公主说说话儿。

  这平溪公主只得了一子,并没有什么女儿的,如今看着阿宴俏生生的模样,只觉得姿容实在是少见,便是在皇宫内院里那些绝代佳人,未必就能比得上眼前这个,当下拉着手舍不得放开,笑望着可许了人家吗。

  阿宴羞涩地低头,笑着道:“不曾。”

  平溪公主眼前一亮,越发拉着她手道:“几岁了啊?”

  阿宴顿时有种被相看的感觉,当下越发低头,放轻了声音道:“去年才及笄。”

  平溪公主慈爱地笑望着阿宴那清澈眸子,湿漉漉的,仿佛让人一看就能看到心里去。还有那chui弹可破的肌肤,一掐都能出水儿的。她只觉得眼前这姑娘,就好像晨间走在花园里,迎着朦胧的阳光,你回首间乍然看到一朵初开的花儿颤巍巍地沾着晨露,就在那风中轻轻摇曳。

  她越发柔和地望着阿宴:“已经派人去敬国公府说过了,今日个晚些回去,gān脆去本宫府中坐坐吧。”

  说着这话,就命人出去传信给顾家的三少爷:“就说三姑娘合本宫缘法,先随本宫回府住上几日,稍后本宫自会派人亲自前去府上说明。”

  阿宴听着这话,心中一动,却是陡然记起,这平溪公主只得了一个儿子,如今是承袭的威远侯的爵位,今年堪堪也才十七八岁吧?

  看这意思,平溪公主竟然有意自己了?

  她暗暗回忆,隐约记得这位威远小侯爷后来娶的仿佛是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