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页(1/2)

加入书签

  惜晴见了这样,也吓坏了,忙满地里乱看,最后看到地上一个吃过没洗的碗,忙拿起来。

  片刻之后,阿宴整理好了衣裙,羞愧地望着刚才那一碗huáng汤。

  “可不能让他们看到。”如果那样,她真得是这辈子再也没脸见人了。

  惜晴轻“咳”了声,看看外面,外面都是大男人,她小声地道:“姑娘放心,我拿出去偷偷地倒掉吧。但只是如今你得上马车,我出去,先叫少爷过来把你抱过去吧?”

  阿宴点头:“好,只能如此了。”

  目光再次落到那碗huáng汤上:“你,你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人看到!”

  惜晴自然是答应着,随手拿了一个帷笠,盖在上面。

  “这样就不会被人看到了。”

  这边惜晴走出屋门,于是示意少爷顾松,顾松见此,忙进屋去,进去的时候只见自己妹妹安静而羞涩地坐在炕沿上,满脸通红。

  他担忧地道:“阿宴,你刚才怎么了,没事吧?”

  阿宴忙摇头:“我没事啊,哥哥。倒是你,怎么来这里找我的?母亲在家里是不是非常担忧?家里老祖宗是不是知道了?”

  顾松走过去,安抚道:“你别担心。昨日个惜晴就被九皇子的属下给救了,然后九皇子的属下已经派人去通知咱们府中,就说你在卧佛寺为母亲祈福,结果遇到了平溪公主,平溪公主见你孝顺,就把你留在身边说话。”

  平溪公主?

  阿宴眨了眨眼睛,回想了一番。

  印象中这平溪公主是先皇的第十一女,也就是九皇子的姑姑,封号为平溪,如今寡居在燕京,平日里最爱礼佛烧香的。

  顾松凑近了,小声道:“这次可真得谢谢九皇子了,一切都是他安排的,等下把你送到平溪公主那里,你就跟着平溪公主一起进城,要不然难免损了咱的清誉呢。”

  阿宴其实这一夜担忧不小,也是怕这事儿万一传出去,自己是再也没法嫁人了。不过听到哥哥这番话,她顿时浑身放松下来。

  如果由寡居礼佛的平溪公主陪着一起回城,相信没有任何人敢传她半句流言,甚至于连老祖宗都不敢再拿这件事为难自己了。

  阿宴松了一口气,笑着道:“哥哥,我这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