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页(1/2)

加入书签

  这么一番话,说得三太太一颗心都缩在一起了,头都不敢抬,额头也渗透出细汗来。

  有那么一刻,她几乎觉得自己错了。

  紧攥起的手,竟然不知道该摆向哪里。

  大少奶奶不着痕迹地笑看了三太太一眼,却是道:

  “三太太,听说三姑娘病了,如今可是大好?府库里虽则没剩什么好东西,却还有几根人参,若是喜欢,便拿起吧,也给三姑娘补补身子。”

  “你这丫头啊,可真真让我说你什么好!”老祖宗拍着大腿,指着自己那嫡亲的孙媳妇,连连叹息:“你这心固然是好的,为这一家子cao碎了心,也记挂着三姑娘。可是说出这话,我都替你磕碜得慌。前几日三太太不是往我这里送了几根老参吗,那都是几百年的好东西。如今她哪里看得上你那些,没得说出来让人笑话罢了。”

  三太太见此,忙陪笑着上前,道:

  “媳妇原不敢的,大少奶奶一片好心,媳妇感激得很。便是三姑娘知道了,也得说长嫂如母,果然就是好的。”

  大少奶奶见此,趁机拉住了三太太的手:

  “三婶,我原本年轻,说话做事都不够妥当,你倒是要见谅才好。我素日总是和老祖宗说的,这些姑娘里,打眼看过去,三姑娘是个最好的,这也是三太太教养得好,也不枉我往日里最喜欢和三姑娘jiāo道。”

  三太太原本是个口拙的,此时哪里还有话说,只是觉得那大少奶奶握过来的手热乎乎的,像个火炉,将她烤得浑身不自在。

  她心里觉得不对劲,可是又看不出个分晓,便觉得分外的难捱。

  此时老祖宗已经在众人的服侍下用茶水漱口,吐在漱盂里,又用巾帕擦了嘴,一时又有丫鬟捧上各色的食盒来,都是今早新做的,一并摆在案前。

  老祖宗外家也是侯门大家,据说自小是个大家小姐,娇养得很,便是如今年老了,于这饭菜上也挑剔讲究。便是吃个早饭,也要八素八荤两羹。如今每个菜色都不多,用jing致的小碟子装了,一个个摆在那里,看着极为好看。

  当下三太太和大少奶奶一起服侍老祖宗,一个拿着箸子,一个拿了碟子帮着夹菜。

  这大少奶奶是个心灵手巧的,一忽儿说:

  “哎呦,这个焖茄子看着倒是和寻常的茄子不同,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