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页(1/2)

加入书签

  良久后,她低着头,实在是莫名所以,最后终于叹了口气。

  九皇子凝视着她低首叹气的样子,眸中浮现一点黯色,扯开一点清淡的笑,忽然道:“姑娘打小儿就为哥哥cao心,实在是费心费力。”

  阿宴听到这话,却觉得这话里别有意味,抬头看过去时,想从他眸中探究出点什么,可是却见他黑眸幽深,实在是看不出个所以然。

  于是她只好抿唇笑了下,低声道:“哪里。”

  此时茶博士上了一壶热茶,九皇子抬手,斟了一杯,递给了阿宴。

  阿宴受宠若惊,忙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来。

  九皇子凝视着阿宴接过那茶盏的手指,手指纤长柔嫩,真得是犹如那新剥开的玉葱一般。

  九皇子眸中微动,低声道:“姑娘年幼时,为哥哥cao心,如今,却是不曾定亲,就要为别人cao心了吗?”

  这话依然带着少年特有的粗噶,可是又有几分暗哑低沉。

  阿宴听着,简直是如一声惊雷一般。

  她猛然抬眸,怔怔地望着九皇子:“这,这……九皇子你这是说哪里话?”

  九皇子凉淡地笑了下,开口道:“姑娘,你这个时候来这里,难道不是为了见一个人?”

  阿宴惊惧地望着九皇子,猛然站起,深吸一口气,义正言辞地道:“九皇子,您这是说哪里话?我前来卧佛寺,是为上香而来。您半路执意护送,孤男寡女,我敬您乃是当今九皇子,没有说半个不字。如今您又要停下来喝茶,我还是没敢说半个不字!可是您如果要恶意造谣,毁坏我的名声,我,我确实——”

  九皇子笑望着阿宴垂在胸前的帷笠都因为气愤而上下起伏,他垂眸,低笑了下。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姑娘何必这么在意。”

  阿宴这时候哪里有心思坐下呢!

  她今天先是被看起来也是重生而来的沈从嘉乱了阵脚,接着又被一个简直是恶意诽谤莫名其妙的九皇子吓得七窍生烟手脚冰凉!

  九皇子见此,却是道:“走吧,既然你根本不想喝茶,我们继续上山去吧。”

  阿宴见他仿佛不经意地起身,然后往外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