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呆了那么一会儿,才缓过神(shubaoinfo)来。

  “哥哥说得有理。”

  顾松见妹妹依然是魂不守舍的,颇有些心疼:“你放心,这一次跟着九皇子从边疆回来,哥哥颇认识一些少年有为的将军或者将军之子,一个个都是好的。我多多给你物色,怎么也比一个六品官员之子要qiáng的。其实这门亲事,我原本就不喜欢的,如今既然huáng了,那是正合我意。”

  阿宴没办法,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顾松看她那样,叹了口气:“虽说那沈从嘉长得倒是隽秀,可到底是个文弱书生,也没什么好的。谁知道你竟然看中了他!”

  阿宴不好给哥哥解释什么,只好推说自己身体不适,匆忙赶走了哥哥。

  惜晴见此,端起一旁的燕窝粥:“姑娘,先把这个喝了吧,一会子就凉了,不好喝了。”

  阿宴点头,接过那燕窝来,胡乱地喝着:“这沈从嘉怎么会这样了呢?”

  上一辈子不是仕途一片大好吗?不是被九皇子好生提拔吗?

  她白色不得其解,一时又觉得这一世的命运好似和上一世完全不同了。

  掐指一算,眼看着今年冬季就该是太子坏事儿,然后三皇子和四皇子争夺帝位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这些大事,是不是也会有所改变?

  阿宴想着这一切,忽然觉得前途不定起来。

  因为她如今所作的一切,包括让哥哥好生打点和九皇子的关系,这都是因为她明白四皇子有一天会登上帝位,九皇子将继而成为那个九五之尊。

  如果说,这一次太子不出那样的事儿,或者说三皇子和四皇子的争夺地位之战,这一次是四皇子惨败。

  那么,敬国公府的处境,包括自己的处境,都将变得极为可怕。

  想到这些,阿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她该不会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落得一个甚至连上一世都不如的下场吧?

  一时之间,她握着那盏燕窝,却是怎么也喝不下了。

  恰在此时,外面的听雨却白着脸进来了,低声道:“姑娘,外面沈家的公子派了人来,送了一个花笺,说是邀你在燕京外的卧佛寺,希望能见你一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