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心里焦急这事儿,忙推着顾松道:“明日你就去,快去求他!”

  见妹妹真心着急这事儿,于是第二天,顾松在练武的间隙,就状若无意地问起九皇子:“九皇子,昨日个你曾提起,说是你手中有个茶引?”

  九皇子品着香茗,淡淡地道:“是。”

  顾松这几天每天陪着九皇子练武识字的,对这个尊贵的小孩儿也渐渐熟了,便gān笑一声,道:“九皇子,前几日,我和你说过的,我们正缺一个这个的呢……”

  九皇子挑了下好看的眉,问顾松:“你家?”

  顾松看九皇子的样子,知道不解释是没办法要到这茶引了,只好实话实说:“其实是我妹子,想着拿我母亲的嫁妆出去投一个铺子,也好吃点利钱。可是如今这买卖哪里好做啊,于是她就打主意想做茶庄生意。可是你也知道的,这茶庄生意都是要茶引的。”

  说到最后,顾松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道:“可怜我妹子,夜不能寐,食不下咽,愁得小脸都瘦了一圈儿。”

  九皇子听得直皱眉,手中的茶盏握在手里就没放下,良久终于道:“茶引可以给你。”

  顾松听了,顿时满脸是笑:“多谢九皇子!”

  九皇子挑眉,望着顾松腰间的荷包:“这个荷包不错。”

  顾松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那荷包:“这原本是我妹子做的,最近这些时日,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每晚上都要拿着绷子绣一会儿,如今好不容易绣出来一个,我看了,也不知道她绣得是猫还是狗的,只好勉qiáng带着吧。”

  九皇子点头,呷了一口茶,却是道:“我觉得倒是极好,而且看样子这是一个兔子吧。”

  兔子?

  顾松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于是顾松到了晚间时分,屁颠屁颠地捧着那个茶引回到了家,献宝一样送给了妹子。

  阿宴自然是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拿着那茶引看了半响,终于道:“有了这个,就能进一批茶叶,这都是钱呢!”

  顾松笑道:“可不是么,我听说黑市上都有买卖这个的,光一个这茶引就值不少银子呢。”

  抱着那个茶引,她越发的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