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页(1/2)

加入书签

  四姑娘听闻这个话,心里却是憋着一股气,虽不好发出来,可是在心里却很是难受。

  此时想起阿宴以前的字,是远远不如自己的,概没有输了的道理,是以要铩铩阿宴的威风,故意这么说。

  当下一群姑娘们起哄,请来了先生,前来评比。

  这先生拿了两个人今日上午所习的字帖,观摩半响,终于指着四姑娘那个道:“这个字帖到底笔记稚嫩,气力不足,况且依稀可见浮躁之气,需要多下些功夫才是。”

  说完这话,又指着阿宴的字帖道:“这个下笔沉稳,行云流水一般,看得出下了些功夫,倒不像是个小姑娘家写出来的。”

  此话一出,和阿宴一伙的纷纷夸赞,而跟随四姑娘的,一个个脸上露出诧异。

  要知道四姑娘往日是家学里公认的才女,说是天资聪颖,四岁就能作诗,字帖更是用功,每日都要勤加练习的,这根本不是不学无术的阿宴所能比的。

  四姑娘听着这话,脸上微变,上前拿过来阿宴的字,又拿着自己的对比了一番,良久后,面上表情极其难看地望了阿宴一眼。

  于是众人起哄,要五姑娘为刚才的话道歉。

  五姑娘期期艾艾的,走到了阿宴面前,很久,才咬着牙,勉qiáng憋出一句:“我,我错了……”

  阿宴笑盈盈地道:“妹妹何必这么说呢,说到底我大了你和四姑娘几岁,自然该比你们有所长进的。四姑娘年纪还小呢,以后多练练,想来总是应该比我qiáng上几分的吧。”

  一席话,实在是大度又从容,说得众人连连点头,就连一旁的先生都笑着道:“三姑娘说得极是。”

  说完这个,又对四姑娘道:“四姑娘到底年纪小。”

  这句“四姑娘到底年纪小”,算是给四姑娘下了定论,于是四姑娘那脸上登时一块红一块白的。

  众人看在眼里,有那平时早就看不惯四姑娘的,不免掩唇偷笑。

  倒是阿宴,却依然笑盈盈的,做出一副友爱妹妹的样子。

  可是四姑娘显然是不领情的,她眯眸瞪着阿宴,稚嫩的脸上闪过一丝怨恨。

  阿宴这一日下学回到家里,想起白日在家学中的事儿,没来由的感到心情极好。其实要说她的字,那都是后来练了许久的,自然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