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点头道:“太太说得极是。咱们做买卖这个事儿,是万万不能让府中知道的,不然没得又要被训斥一番,还会惹得他们越发不满。”

  三太太自然也明白这个的,当下连说必然保密的。

  母女两个又商量了一番,也没想出个主意。一直到了晚上,顾松回来了,见她们二人都无jing打采的,不由问道:“今日不是表哥过来吗?怎么你们倒是这么不jing神(shubaoinfo)?我也很是想念表哥的,若不是今日九皇子那边有事,我都想请假留在家里等表哥了。”

  三太太一听这个,自然把顾松骂了一顿:“你个不上进的,你表哥要在燕京住上一些时日呢,哪里用得着你巴巴地请假去等他。到底是九皇子那边要紧,你自然该好好奉承着,不要没事就想着请假。”

  顾松被骂了,却依然笑嘻嘻地道:“我原本只是说说罢了,母亲先别骂我,倒是讲讲刚才母亲又为何愁眉不展,说不得儿子为你开解开解。”

  三太太听他这话,也便笑了,于是将其阿芒所说的茶引一事。

  顾松听了,一拍大腿,笑道:“这个好办,咱们问问九皇子不就是了。”

  三太太听着,不由连连摇头:“我原也想过这个主意,可是这茶引一事,乃是户部太府寺掌管,九皇子地位尊崇,可是年纪太小,未必认识户部官员。若是他贸然去要茶引,反而引得外人猜测。”

  就算三太太对朝中局势并不清楚,可是却也知道,如今朝中大皇子为太子,因为他立为储君之时种种事端,导致当今圣上对其他皇子诸多忌惮,一直在尽力打压三皇子四皇子等。比如将四皇子派到边疆戎守,这就是一个例证。这九皇子虽然年纪小,可若是开口就向户部去要茶引,未免引起人的猜测。

  三太太心中所想,其实正是阿宴的烦恼。况且这九皇子如今帮自己甚多,也是自己的贵人,她也不好总是烦扰啊。

  万一人家烦了,就此厌倦了呢。

  顾松见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gān脆道:“不行咱就改做其他买卖吧,也不是非要做这茶庄生意啊!”

  阿宴想想也是,当下也就把这事儿暂时放下,想着再找个其他买卖来做就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