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页(1/2)

加入书签

  自己这是经历了一世,吃了苦头,这才明白过来,你身在低处,可不就得弯下自己的腰么?

  偏偏这哥哥却没自己那番经历,自然不懂这其中的辛酸。

  她正要说什么时,却听到三太太拿手指头点着顾松,却是训道:“你这傻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都是国公府的少爷,虽则你是庶房出的,可是便是凑上前去说句话,那又怎么了?外人也不能说咱们什么啊?若是那九皇子理你,到时候你就多说几句。若是那九皇子眼里根本没人,咱就眯在一旁跟着就是了?你只知道自己是少爷,腰杆子挺得直,可是怎么不想想你母亲和妹妹?”

  这一番话,说得顾松无言以对,只好点头道:“你们既然这么说,那我明日去就是了。可若是我不会说话,坏了什么事,你们可不要又骂我!”

  阿宴听着这话,不由笑道:“你但凡去了,自然没有怪你的道理。”

  ☆、第29章九皇子的陪读

  第二日一大早,顾松就穿戴好出去了,阿宴则是一边在屋子里绣花,一边随意和惜晴说着话。正说着的时候,大太太那边有请,说是请了看戏的。

  阿宴听了,没奈何,尽管并不爱往那里凑,也只能是过去了。

  到了那里,却见戏台子都已经搭起来了,各色人等都在呢,看戏台上内外两间的,正中是宁王妃和老祖宗。九皇子和四姑娘依然如金童玉女一般坐在那里。左右侍立着的有大太太,大少奶奶,就连一向不怎么出门的二太太都伺候在那里呢。

  三太太则是往后站在角落里,立在那里,有事儿就应着。

  紧接着是二姑娘,二姑娘今日看着打扮得齐整,上面是青碧色绫纱斜襟旋袄,下面是桃红绣花绫裙,耳朵是一对金丝小圈红玛瑙耳环,头上戴着一个ju花折枝的金簪子,和往日是别样的不同。

  阿宴心中微诧,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上前见了礼,然后捡了一处僻静的杌子坐下来。

  刚坐下,便感觉到一个怨毒的目光she向自己,抬眸看过去的时候,却是五姑娘阿洛。

  阿洛被禁足了几天,又被收到了大太太房中,别人都夸她是有个有福的。虽说名分上依然是个庶女,可是养在太太房中的,以后做亲的时候说出去都好听,这也算是因祸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