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页(1/2)

加入书签

  听到这话,阿宴越发冷笑了,就大少爷那个德性,能挣什么银子?再说了,凭什么要他们三房拿出银子来给他去倒腾,到时候若是赚了,他自然闷下。若是赔个血本无归,谁来负责?

  阿宴眨了下眸子,笑着问道:“不知道大少爷要多少本钱?”

  又叹了口气,三太太才道:“说是先要十万两,投几个铺子。”

  十万两?!

  深吸了口气,阿宴稳住心神(shubaoinfo)。

  上一辈子,她玩心重,不曾关注过,母亲也不曾给她讲过。

  如今想来,他们这一房竟然是从这时候开始败亡的!

  十万两投出去,赔个本,然后再要求追加一些本钱,继续赔,如此一个无底dong,假以时日,便是有金山银山都扛不住啊!

  而自己的母亲是个没主见的,只知道一味地讨好老祖宗和大太太,自己的哥哥也是个火爆性子,不懂得什么营生经济。

  想到这里,阿宴在母亲怀里蹭了蹭,抬起头来,认真地望着母亲,道:“母亲,阿宴觉得咱们不该和大房一起做买卖。”

  阿宴眼眸生得极好,那白的如水银,那黑的犹如一颗黑珍珠,晶莹透彻一望到底。三太太望着女儿那清澈的眸子,却觉得那里面仿佛有着和往日不同的睿智和镇定。

  抱着女儿,三太太不解地道:

  “阿宴,为何不可?”

  阿宴歪头作了一个纯真无邪的笑来,这才掰着那细白的手指头,一样一样地说给自己母亲听:

  “母亲且想,若是阿宴想要一副头面,是自己拿了银子去银楼挑了样式来打得好,还是把银子给了别人,由别人去采买的好?”

  这个倒是不难的,三太太道:

  “自然是自己拿着银子去挑拣,外人采买的,哪里有自己挑得称心如意。”

  点了点头,阿宴笑着道:

  “阿宴年纪还小,虽然不懂得这做生意,可是却想着,打造头面尚且如此,这做买卖想来也是同理。打造头面,外人去采买,是否称心如意暂且不提,缺斤短两,暗地私吞,这自然是防不胜防。再深一层想来,便是那些奴才给咱们打造了一幅假的来,只外面裹着一层金,内里却是铅的银的,你我也未必就知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