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页(1/2)

加入书签

  最后,听雨默(zhaishuyuancc)不吭声地递上了那一百两纹银。

  胡太医原本还是端着的,此时将那沉甸甸的银子揣到怀里,却又觉得太显眼了,最后没奈何,只好塞到了行医箱子里。

  一旁顾松看着,想笑,却又只好忍住,最后忍得嘴巴一抽一抽的,假装看向别处。

  胡太医得了这银子,发了这一笔横财,心中高兴,虽则看出这少年人的异样,却不以为意。当下态度恭敬地告辞了,谁知道这顾松,因想着日后说不得还要劳烦人家,于是特意陪着胡太医走出去,一直送到了二门上。

  这胡太医顿时又觉得,其实这少年真个不错啊!

  不曾想,敬国公府,还是有个成器的三房的嘛。

  *******

  惜晴眼看着顾松送走了胡太医,却是不解地过去,问自家这三姑娘。

  “姑娘,虽则是个太医,寻常老太太那边请了来过脉,也不过是封上三五两银子罢了。如今咱们给十两,依奴婢看,这胡太医都高兴得跟个什么似的。怎么姑娘如今倒是给一百两呢,这一百两银子,都够请十几个太医了。”

  阿宴淡笑一下,给惜晴解释起来。

  “你想着,近日的事,你若是请外面的大夫,一则是不见得好,二则是对方万一传出去,被那是非小人知道,传到了老太太或者外人耳朵里,终究是不好。这个胡太医啊,你看他虽则有些贪财,可到底在太医院混了这么许久,嘴巴牢得很。这些话,他必然不会乱传的。”

  而最最关键的,阿宴却是不好说明的。

  只因她实在是对不能生育一事刻骨铭心,唯恐这一世也落得那个下场。如今既然能凑到这太医面前,何必gān脆大方一些,这样他知道自己,以后若真要有事儿相求,也好张口不是吗?

  上一辈子,被那个沈从嘉bi着,阿宴可算是低下头。

  而沈从嘉从这阿谀奉承和求人办事儿上面,也算是有个小小心得的,每每得意地对阿宴提及。

  那就是,但凡你要求人,总是要给好处。

  而给人好处,万万不能求到人头上才给好处。

  要在平日里记挂着,给对方施恩,那才叫真好处,才能让别人记在心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