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页(1/2)

加入书签

  顾松原本是抱定了主意,这胡太医若是不去给妹妹看病,他就死求到底。若是他依然不愿意,自己就要楞押着他过去的。

  不曾想,这小小的惜晴来了,只略用了个银子,就令得这胡太医变了脸色,笑逐颜开。

  这件事对顾松的震撼,不可谓不大。

  他一边和这胡太医引着路,一边想着:自己果然是太嫩了吗?

  片刻之后,胡太医来到了阿宴闺房外,因为阿宴到底年幼,便只放下了一个水晶帘儿在那里。

  胡太医刚进了屋子,便听到这脆生生的女孩儿声音道:

  “胡太医,这里为您备了一份礼呢,还望您不要嫌弃。”

  这……

  还未曾看病,竟然就送礼?

  胡太医不知道走过多少侯门公府,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好事儿呢。

  说着这话时,一旁早已得了吩咐的听雨,却将一个红木盒子打开,却见那红木盒子里是白花花的纹银,足有十个锭子。

  一个锭子是十两,十个,那就是一百两啊!

  可怜的胡太医看病这么久,还没见过如此豪放的主儿。他顿时忐忑起来,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yin私吧?

  谁知道这时候,里面阿宴笑了下,用着稚嫩而沉稳的声音道:

  “太医放心,今日来请太医看病,只有两事相求。若是这两件事儿,太医能应了,便请收下这银子。若是太医不愿应,那太医尽管走了便是,阿宴绝不为难。”

  胡太医何等世面没见过,见这小姑娘家的,虽则听声音不过是八九岁,可是那语调间的笃定,却仿佛久经历练的后宅侯门夫人一般。

  他当即便恭敬地道:“姑娘若有话,请讲便是。”

  “请胡太医来,一则是盼着太医开一些治腿上淤伤的药。只因阿宴长跪,腿上伤得不轻。二则呢,是请太医帮着把一把,阿宴身上有没有留下寒症。只因前几日不幸落水,怕因此留下病根。”阿宴这才笑着将自己的要求一一道来。

  胡太医何等人也,只这么一听,便顿时明白了。人家姑娘都直接说自己有腿伤了,也不用自己去看,反正必然是姑娘腿上有伤自己才开药啊!

  至于寒症,这个好办,乃胡太医拿手好戏也!

  于是胡太医躬身,正色道:

  “医者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