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1/2)

加入书签

  “哥哥,我近日总觉得自己身子虚,猛地一起身子便觉得眼前发黑,心里想着确实要请个大夫来看看,只是到底不是什么大毛病,又怕母亲担心,还一直不曾提起呢。如今既然这胡太医过来,你何不清了他过来,也给我过一下脉,让我心里有个底儿。”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她赶紧对自己哥哥顾松说。

  顾松听了阿宴这么说,却是顿时皱起了眉头,眸中透着担忧。

  “阿宴,你既不舒服,怎么不早说!”

  一边说着时,一边就要起身,却是跑去二门外,要去截那个胡太医了。

  阿宴见他忙不迭地就要往外跑,虽则是担心自己,可是到底太急躁了,便从后面提醒道:

  “你好歹稳着些!”

  可是此时,顾松早已蹿得没影了。

  只剩下一个人的阿宴,低头捏了一个松子糕喂到嘴里,心里却在琢磨着,自己哥哥这性子,若是读书,真个能有长进吗?

  她蹙眉沉思着,却是眼前忽然一亮。

  如果她没记错,过个三四年,约莫在她十三岁的时候,那时候北方的游牧民族羌族就要骚扰大渊呢。她记得上一世,这仗打了好几年,一直打到后来,总算是宁王带兵出战,才亲自将那个羌族的大王降服了,从此后这大羌才算归顺了大渊。

  听说当时才十岁的九皇子也是跟着去了,一直被宁王带到身边的,凡事儿都亲自指导。

  后来呢,太子坏了事儿,几个皇子争夺帝位,宁王仗着昔日的兵权,才算是平定了这场夺嫡之战,从此后登上大宝,天下太平。

  如果自己的哥哥注定无法在读书上面有所成就,那他是不是也许会更适合走武将这一条路呢?

  阿宴想到这里,眸中忽然灿灿生辉,把手中的箸子往那里一放!

  这是条好路子啊!

  ☆、第24章胡太医

  这胡太医原本刚迈出二门,正要在小厮的引领下往外面走去,却正在此时,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过来,却是一把将他拉住。

  他吓了一跳,待定睛看过去时,却见这少年穿着蓝色缎纹袍,头发上束着冠,倒是生得一个器宇轩昂,便知道他并不是什么歹人,更不可能是普通下人。

  这顾松心里着急妹妹的身体,把个胡太医揪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