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页(1/2)

加入书签

  很快,人们便知道,这位,是皇上的亲侄子。

  也就是先皇仁德帝的亲生儿子了。

  听说,还是一位少年有成的名医!

  众人大惊。

  于是骤然想起那位忽然消失的太上皇,不免开始猜测,难道太上皇回来了?

  不过,人们终究没见过那位太上皇的影子,谁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否在人世。

  时年已经三十有五的天子,昔日的容王,挽着自己的皇后在碧波湖边散步,淡道:“皇兄这些年,不过每隔几年回来一趟,不曾想,这一次竟命子言留在燕京城了。”

  阿宴挑眉笑道:“这个我是知道的,其实是为了竹明吧,她自从去年产子后,身子一直不好,吃了多少药呢。皇兄其实心里还是挂念这个女儿的,才让子言回来住一段,帮着竹明好生调理身子呢。”

  容王点头:“皇兄虽随着皇嫂游历在外,其实一直是记挂着我们的。”

  阿宴笑:“皇兄本乃仁厚重情之人。”

  容王默(zhaishuyuancc)了半响,忽而道:“其实皇兄眼疾治好之后,便带着皇嫂离开,怕也是为了我。”

  国有二君,非吉兆也,是以他远走退避。

  阿宴笑望着那chun风chui佛下的碧波湖水,眼前有些恍惚,一时仿佛想起前世的一些情景。

  曾经的一切,那么真切,如今真是梦一般了。

  她笑着点头:“是的,他是为了你。”

  206番外之顾松和嫂子

  这几日,顾松觉得很无力。

  他的夫人阿慧,对他总是若即若离的。

  说是疏远吧,倒是也不至于,她依然是温柔和顺,对他嘘寒问暖。

  可是若说不疏远吧,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比如现在吧,他站在那里,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柔顺的发丝逶迤在腰间,看着她对两个儿子笑得柔美。她肯定也是知道自己在看她,等着她的吧,可是她就是不回头。

  他就这么gān等了半个时辰后,终于,她抬头,笑眸中的温柔仿佛能溢出水来:“侯爷,今日个两个孩子受了些惊吓,妾身陪着孩子睡吧,可好?”

  顾松能说不行吗?他一个大男人能和两个儿子争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