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页(1/2)

加入书签

  这个事情,自然也被王府中的柔妃所知。

  柔妃听到这个消息,倒是怔了好半响。

  她跟随在仁德帝身边也有几年了,算是知道他这个人的性情的,于女色上并不上心,倒是个注重血缘亲情的男人,是以当日她聪慧果断地主动请求抚养竹明公主,并且这几年来确实也将竹明公主视如己出。

  后来仁德帝退位成了太上皇,她更是无心在这个男人身上,反正这个男人自从眼盲后越发对女色不上心了。

  她是想着,只要自己把持住了竹明公主,把这小公主养得如同自己孩子一般,便不怕将来没有依靠。

  可是如今,仁德帝忽而就像变了一个性子般,宠爱着一个乡下来的丫头,这不免让她有些不是滋味。

  说是遗憾这些日子对仁德帝失了关注,让别人夺了先机,倒也说不上;若说是怕仁德帝宠爱了那乡野女子,从此后对竹明公主和自己冷落,这更谈不上的。

  说不明道不明,她心里就是倦怠的不快。

  也恰好,府里的其他几位妃子,也过来找她,都说起那个乡野女子的事儿,言谈间分明是有些不喜。

  虽说仁德帝自从成了太上皇,从未召她们侍寝过。虽说早已不指望什么了,就想着守在这宅子里过后八辈子,可是如今呢,忽而来了这么一个乡野女子,竟然就这么得太上皇喜欢,竟是把她们从未敢奢求的宠爱抓到了手里。

  于是一群女子在言谈中,最后推了柔妃,过去看看那女子,到底是何方神(shubaoinfo)圣。

  柔妃想想也是,这一日,便借看望仁德帝为名,前去看了青苹。

  这两个女子一碰面,俱都是一愣,柔妃是觉得原本以为便是乡间女子,总该是个绝色,谁知道一眼看过去,却是个平凡的乡间丫头,除了那眸子比常人黑亮灵动一些,身子骨比一般女子结实了一些,实在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

  平心而论,这等姿色,若是在以前的皇宫里,那是她柔妃跟前细致活儿都轮不到她做的,也不过是个粗实丫头的样子罢了。

  可是如今,这么一个平凡的丫头,竟然入了太上皇的心?

  柔妃一时有些莫名,不过很快就恍然了,这太上皇是眼盲了,哪里能看得到呢!

  她忽而有些想笑,又觉得有些滑稽,最后看了青苹许久,笑着叹了口气,过去慈爱地拉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