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页(1/2)

加入书签

  说着,她便觉得委屈了,委屈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委屈被个男子这么孟làng地抱着不放。

  她又不傻,平时他牵着手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却是被他搂在怀里呢。

  平生第二次,她眼泪啪啦啪啦地落下来了。

  仁德帝虽然是看不到的,可是耳力却是极为敏锐,一听这动静,便知道她哭了,于是越发慌了,忙温声哄着道:“青苹,乖,你别哭,你不喜欢我这样,那我放开……”

  他并不会哄姑娘,不过他哄过侄女佑佑,一着急,便把怀中的姑娘如同个小娃儿一般哄着,抬手轻轻拍着她因为委屈而颤抖着的肩膀。

  “别哭好不好?你这一哭,我都怕了的。”

  他这么说着,可是怀里的姑娘依然是哭着,他没办法了,只好失落地松开臂膀,放她自由:“青苹,你是不喜欢我是吗?”

  放开手的时候,便觉得手里空落落的,难受,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可是谁知道,被放开后的青苹姑娘,哭得更凶了。

  她站在那里,噙着眼泪的眸子委屈而愤慨地望着仁德帝:“你是个大坏蛋,你说话不算话!你骗我!”

  仁德帝忙点头,诚恳地承认道;“是,我是大坏蛋,我说话不算话,我还骗你。”

  青苹姑娘听他什么都承认了,不但没高兴,反而更加沮丧了:“你果然就是骗我的,你说喜欢陪我一起采药,说喜欢听我说话,我都当真了,结果呢,你跑了!”

  说到这里,她忽而跑到了一旁,从箱子里找出自己的包袱,又打开包袱,从那里拽出来一件外袍,恰是仁德帝之前给她披上的。

  她攥着那外袍,没好气地扔给他:“还给你!”

  仁德帝兜头被一件衣服砸过来,忙接住,隐约明白这是自己那件衣服,他心里又欢喜,又难过。

  欢喜的是她竟然一直保留着,是不是其实那个时候便已经把自己放在心里?

  难过的是她好像更加生自己气了。

  他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她却抹抹眼泪:“我不给那个太上皇治眼睛了,人家也不需要我来治!”

  这么久了,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她大声地宣布道:“我明日个就走,我要回我们村里去!”

  说完,一扭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