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页(1/2)

加入书签

  青苹好奇地望着这人来人往,问仁德帝:“她们倒是很怕你的样子。”

  仁德帝略一沉吟,唇边随即浮现出浓浓的笑意:“我是来这府里当管家的,她们自然怕我。”

  青苹倒是没什么可怀疑的,认真点头:“我明白的。”

  待仁德帝走出那落芳园的时候,府里的管事太监已经恭敬小心地候在外面了。

  仁德帝一走出那园子,脸上的笑已经没了,淡吩咐那管事太监道:“以后,府里人等,都要称呼朕为萧先生,不许让朕听到太上皇这个字眼!”

  今日个这么大的动静,那管事太监自然是听说了,当下忙恭敬称是。

  一时又问起来:“可是这位潭姑娘,是来为太上皇治眼睛的,这若是问起来……”

  仁德帝皱着眉头:“先不管了。”

  先不管了?

  管事太监感到很迷(xinbanzhu)茫,是说先不管太上皇的眼睛了吗?

  仁德帝摆摆手:“以后,王府里没有太上皇。”

  **

  接下来的几日,仁德帝每天都早早地醒来,先是练一趟拳,练得满身大汗之后,方才沐浴更衣,然后便跑过去落芳园找青苹姑娘了。

  仁德帝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一直cao心得是国家大事,如今他放下一切,只cao心一件事,那就是讨青苹姑娘喜欢。

  这件事对他来说倒是也不难,珍珠玛瑙稀世奇宝,他但凡想要,自然会有人恭敬地给他奉上来。

  青苹姑娘虽然并不是贪图钱财之人,不过姑娘家嘛,看到这个哪里有不眼睛放光的,这个玩意儿之所以讨女人喜欢,原本就是因为好看。

  锦缎绫罗,由针工局裁制的裙袄,都是jing心细作的,一件一件地运过来,摆到青苹姑娘面前,供那姑娘挑选。

  另外还有各样奇巧玩意儿,什么会自己走的小人儿,什么用杏仁雕刻的小兔儿,还有诸如皮影戏等。

  除此之外,各样吃食自然是jing心选造,每日都不带重样的,净是一些宫里御膳房别出心裁做出的,别说青苹这山里来的姑娘,便是燕京城的达官显贵也未必见识过的。

  于是这些日子,青苹姑娘从吃穿住行,真是样样新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