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页(1/2)

加入书签

  这个王府其实当年是父皇赐给他的,这可真是一个颐养天年的好地方,只可惜他从来没有细心地观赏过这个园子。

  如今眼睛瞎了,他坐在碧波湖的石头上,细心辨别着秋风chui起落叶的声音,侧耳听着湖水dàng漾中,那鱼儿吐泡的细微声响。

  有时候他会gān脆躺在那渐渐gān枯的糙坪上,嗅着空气中清新温暖的gān糙味,想念着那个背着竹筐,站在溪水边的姑娘。

  他想着,自己离开后,青苹也许会有些失落吧,毕竟曾经那么一起说笑过的人,就这么不告而别了。

  可是她很快就会忘记自己,她会依旧(fqxs)上山采药,会去参加村里的流水宴,会和她的阿旺哥哥嬉戏。

  其实她年纪也不小了吧,用不了多久,也该定亲了,会嫁给那个阿旺哥哥吗?

  嫁了后,她会夫唱妇随,还是依旧(fqxs)每天上山采药治病救人?

  不管选择哪一个,她应该都会平淡而幸福地过完她这一辈子。

  这是一个太平盛世,大昭国在永湛的治理下会国泰民安,那位叫青苹的姑娘,可以就那么安然地度过属于她的几十年太平岁月。

  等到她容颜逐渐老去,等到她老得再也无法背起竹筐爬山采药,她是不是偶尔也会想起,那个曾经陪着她上山采药,那个曾经把外袍递给她的路人?

  仁德帝闭上无法视物的双眸,心底忽然涌现一种从未有过的哀伤。

  他十四岁丧母,父亲对他视若无睹,十七岁成亲开府,十八岁几乎是被流放一般前去边塞,苦守边疆十年。其后便是杀伐征战,兄弟相残,踏上帝位,俯瞰天下。

  这一路行来,他从未回首来时路,他只能紧握手中长剑,一直前行,为自己,也为母亲亲手托付给自己的弟弟,拼出一条血路。

  女人,其实他有过许多,然而如今能够回忆起的,只有孝贤皇后临死前的产房里,那血腥闷热到几乎让人窒息的味道。

  就在此时,一个小姑娘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起:“皇伯父,你怎么哭了?”

  ☆、202|201197927

  仁德帝笑了下,宽和的声音淡道:“是佑佑,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佑佑撅着小嘴儿,拿起锦帕递给仁德帝:“皇伯父,今日个我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