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页(1/2)

加入书签

  仁德帝手指轻轻地敲了下桌子:“去过一次也就罢了。”

  容王听此,敏锐地察觉到什么,黑眸望向仁德帝,可是仁德帝却低首品茶。

  一直他也没再多问,只是又随口说起了竹明公主,聊了几句后,这才离开。

  待走出王府,容王便召来身边暗卫,低声吩咐一番,那暗卫随之去了。

  如此过了两日,当容王听到属下的汇报后,不免有些诧异。

  他这个皇兄,他是知道的,素来便从未有什么女子能放到心上去,上一世如此,这一世也是如此。

  不曾想,如今眼盲后,竟然和一个山野女子有了这番jiāo道。

  且听属下汇报,那山野女子虽性情开朗,可是相貌却极为平凡,想来若是以前,仁德帝怕是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如今,倒仿佛是上了心的。

  容王握着手中的御笔,拧眉不解地想着,既如此,为何有舍弃那山野女子,就此回了燕京呢?

  到了晚间时分,就寝之前,他随口和阿宴提起此事,阿宴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不可思议之余,她却有了自己的想法。

  “皇兄年长那女子十八岁,如今眼盲,且又……”阿宴声音放低,略过此话,却是继续说道:“皇兄心中,怕是会想着不愿意连累她吧。”

  这其中,怕是还有些许自卑,只是这话阿宴却不好直接说出的。

  容王听着,不由蹙眉:“皇兄若是喜欢,别说是一个乡野村女,便是王公贵女,哪个敢说一个不字?又何谈‘连累’二字!”

  阿宴斜眼看向容王,却觉得他面目带着些许冷意,那个样子,仿佛是他皇兄看中了谁,他便直接抓过来塞过去的样子。

  当下唇边勾起一抹笑道:“是啊,你们兄弟二人,看中了谁,拉过来就是了,天底下谁敢说个不字,也犯不着管人家愿意不愿意!”

  容王看阿宴笑意中隐隐的嘲讽,顿时明白她的意思,不过他依旧(fqxs)不解:“皇兄虽年长那女子十几岁,可是此时正当壮年,且又生得仪表堂堂,便是如今眼盲,那也难掩风姿。此山野女子既能得皇兄赏识,想来并非愚钝之人,定能慧眼识英雄,仰慕于他。”

  阿宴听着这话,不免想笑,其实他这话说来说去,很简单的一个意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