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页(1/2)

加入书签

  他如果想要,只要伸一伸手,什么不能得到呢?

  只是那么一个甜美无辜的姑娘,历经千帆后的自己,配得上吗?

  况且,这个姑娘那么单纯的心思,若是知道自己此时心间那一抹念想,会如何看待自己呢?

  于是他站起来,走到窗棂前,苦笑一声,用眼前一片黑暗的双眸望着那初升的太阳,低哑地道:青苹小姑娘,再见了。

  *

  那一日,青苹小姑娘背着竹筐,在溪水前等了很久,却只等到了那个叫韩越的仆人。

  韩越说,我家先生不会过来了,姑娘请回吧。

  韩越说,我家先生不日即将离开这里了。

  韩越说,我家先生以后也不会来了。

  ……

  那一日,等到韩越走后,青苹一个人站在溪水边很久很久。

  她的手伸进口袋里,把打算送给他的东西捏成了米分碎。

  一直在那里站到了傍晚,她才默(zhaishuyuancc)不吭声地往回走。

  现在村里的流水席早散了,汤都没有了呢!

  “我很喜欢陪着你一起采药,也喜欢听你说话。”

  那个人昨日个说过的话,又浮现在脑海中。

  他说着这话的样子,严肃认真,俊朗的眸子中有些许什么在闪动。

  她在那么一刻,脸上都红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根本是骗子,骗子!

  或许阿旺哥哥说得没错,外面来的那些富贵人家的公子哥,那都是骗子,不过是闲来无聊逗她玩罢了!

  青苹姑娘低着头,从竹筐里拿出昨日个他给的外袍,狠狠地扔到了地上。

  “骗子!”

  ☆、201|197927

  仁德帝带着几个孩子,在众多侍卫的拥簇下,回到了燕京城。

  尽管他已经不是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了,可是他现在拥有的尊崇并不比以前逊色。

  当了皇上的容王还是亲自过来迎接他,并送他住到了曾经的容王府里,也就是仁德帝如今居住的府邸。

  自从仁德帝禅让之后,原本皇宫的那些妃嫔,因身边也都没有子女,那些没宠幸过的,全都打发出去嫁人了。那些被宠幸过后的,也都随着各家意思,有愿意留下来的继续侍奉仁德帝的,也有要去出家为尼的。

  而仁德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