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页(1/2)

加入书签

  尽管心里明白,阿宴还是这么问道。

  “宫里。”

  *******

  这一年,那场陇西的瘟疫并没有掀起什么风làng,便被扼杀消弭。

  只是仁德帝却因染了瘟疫,虽救治及时,可是双眼却从此不能视物了。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阿宴有时候回忆起这一切,就仿佛觉得,命运在开着一个玩笑。

  它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给了整个天下一个惊吓,只为了毁掉这位仁厚宽容的帝王吗?

  不管如何,一个双眸再也无法视物的帝王,他去意已定。

  于是那年,仁德帝因重病之后眼疾,将皇位禅让给年仅二十一岁的容王萧永湛。

  萧永湛即位后,将自己的容王府人员尽数搬到了皇宫之中。

  他搬了一个家。

  不过也仅仅是搬了一个家而已。

  后来,当文臣们上奏本要求皇上广纳妃嫔,冲塞后宫时,他只是淡淡地道:“朕只是暂为先皇打理政事而已,待皇兄眼疾回复,朕自然将这帝位双手奉上。”

  既然这“皇位”只是暂时的,那就没有必要广纳妃嫔了。

  如果有人再提起此事,他会紧皱着眉头道:“外间的传言,爱卿也听说了吧?”

  外间的传言?

  这老臣陡然一惊,忽而想起,外间传言,昔年容王为了他那王妃顾宴不再受生育之苦,于是已经吃下绝子药?

  老臣震惊地望着这高高在上的帝王,真是吓了个不轻。

  之后,再有人提起什么广纳妃嫔,当了皇帝的萧永湛再也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瞥你一眼,然后面有不悦。

  渐渐地,没有人敢提起什么招纳妃嫔广播雨露了。

  开始的时候,阿宴还是有些不适应的,毕竟皇宫这么大,如今身份和地位和往日已经完全不同了,行事也须要小心谨慎。

  可是时间一长,她便开始觉得,其实无论是皇宫,还是容王府,并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有一个叫永湛的夫君对她疼宠有加,都是有一个叫佑佑的小女孩到处欺男霸女调皮捣蛋,还有两个可怜的小家伙无可奈何地用功读书勤练武艺。

  夫君,孩子,这就是她人生的全部。

  他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家。

  ☆、20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