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页(1/2)

加入书签

  这下子,大家都唬了一跳。

  如今中宫无主,后宫之事多有柔妃代为打理,只是柔妃如今看顾着竹明公主。

  更何况,这种事,可不是一个柔妃能做的了主的。

  这大太监一急之下,忙命人请了容王过来。

  容王听到这个消息,心陡然那么一沉,当下纵马入了宫。

  这边阿宴在王府中守着,焦急地等着宫里的消息。

  她知道上一世的仁德帝其实本该在两年前就已经驾崩了的,容王自然也是明白的。

  如今在众人都安然无恙的情形下,唯独仁德帝染了这瘟疫,这就让她不能不多想。

  而容王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脸色,显然他也是和自己抱着同样的想法的。

  阿宴当下伺候佑佑吃过早膳,又命人送了子轩和子柯去学堂,这才坐在窗棂前,忧心忡忡地想着心事。

  其实这仁德帝,开始的时候她是有些怕的,可是后来,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在心里已经把这位本该孤高遥远的帝王当做了兄长一般的存在。

  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他如同上一世般就那么离去。

  更何况,若是仁德帝不在了,此时子轩年纪还小,怕是容王就要登基为帝了。

  而这,也必然为他们如今安逸平淡的生活带来变动。

  阿宴就在家里这么煎熬了半日,最后宫里总算传出了消息,说是容王今日不会回来了,就住在宫里,说是要王妃帮着收拾下素日容王所用的衣物。

  这消息一传来,阿宴顿时明白了,当下忙收拾了容王日常所用,令人捎带进宫里去。

  这个时候,也有燕京城的豪门贵妇前来登门拜访,她们或许是隐约也听到了动静的,一个是害怕,另一个是探听消息。

  阿宴都一一回拒了。

  而接下来的几日,容王一直不曾归家,倒是外面的消息一桩一桩地传来。

  仁德帝病重着,不能打理政事,一切都暂由容王代管。

  陇西一带的瘟疫果然在蔓延,只是并没有如上一世那般严重,前去的御医并欧阳大夫竭尽全力,渐渐地那瘟疫控制,并逐渐消弭了。

  一切都仿佛渐渐地好了起来,唯独仁德帝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转,反反复复。

  

章节目录